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一世繁花开 > 第十四章∶七夕
    栖梧国国风开放,在七夕这一天各家公子千金结伴出行,赏美景,看美人,吃美食,享乐趣。

    今年的七夕盛宴在郑家举办,苏彼岸早就去寻了皇帝,请求出宫,况且公主出去上外臣家如果皇帝不知道,指不定给参个什么罪呢。

    皇帝疼慕清安,自然应允了,皇后那边还没有消息她会去七夕盛宴。

    七夕盛宴的举办者由礼部选拔,其实各地都有这个礼节,不过其它地方由地方行政人员举办,七夕盛宴每年举办地都不同,举办地所属者必须家里有适龄的女儿,这个女儿必须得在红颜榜上榜上有名,今年这七夕盛宴便是由郑家举办。

    郑家最小的女儿郑婉蕴今年已经十八芳龄,若在地位低些的家族里,应早便嫁人了,如今已是不能再拖了,想来也是想找个王公贵族嫁了。

    当年郑婉秋便在红颜榜排名第五,不过世人颇感意外的是她二八芳龄便嫁给了安阳王,便是当今圣上,众人无不惊叹郑家选人眼光精准,嫁出去的女儿都过的极好。

    郑家看人向来精准,女儿没有嫁得低的。

    当今圣上最大的孩子也不过十四岁,便是慕清安,郑家也没的选,除非把小女儿也嫁到宫里去,不过若是分了大女儿的宠,老夫人是如何都不应的。

    郑婉蕴在红颜榜排名第七,顺便说一下,正常只有前五可以办的,不过郑家家大业大,郑婉蕴毕竟没几年了,红颜榜只选二十以内的女孩。

    慕清安现在处于红颜榜第三,她虽然不能说倾国倾城,但红颜榜不止看脸,还有修为,技艺。

    世人盛传慕清安修为顶尖,毕竟经历过那么多刺杀,都还活着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简单人物。

    其实苏彼岸都不清楚她那里值得人们一波波的来杀,她又不是皇子。

    苏彼岸这次出宫带了锦绣和金鱼,金鱼是她宫里的小太监,跟了她多年了。

    这天大早,苏彼岸便出宫了,她今天穿的素简,不过依旧一身大红,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她坐着马车,刚一出宫门,便看到冷云漠一袭黑衣站在门口,七月初七,外面微雨,他持着一把油纸伞,铁骨铮铮,却愿为她披下一身戎衣,为她撑伞前行。

    “怎么在这儿站着?”苏彼岸撩开帘子。

    “等你。”冷云漠粲然一笑,像一流暖阳,涌进心田。

    “还怕本宫诓你不成。”苏彼岸调侃的笑道。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来,也不怕你诓我,只等在这我心安。”冷云漠没有说出来,依旧笑着。

    毕竟当初她抛下过他一回。

    “快上来吧,别着凉了。”

    小雨淅沥沥的下着,微风轻轻吹过,卷起半阙衣衫,惊了眼眸,许了情深。

    冷云漠的衣裳有些许湿,头上坠着些许水珠,苏彼岸从怀里取出手帕,竟鬼使神差的给冷漠擦拭,冷云漠定定的看着苏彼岸,让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乱,未了,苏彼岸刚要取回手帕,冷云漠便将手帕抢了去。

    “我回去洗干净再还给你!”冷云漠脸色微红,低着头,闷闷的说。

    “好。”没成想苏彼岸竟答应了,冷云漠赶紧抬了头,又露出了小虎牙,笑的憨憨的。

    “外人皆说冷公子铁骨铮铮,不苟言笑,怎的今天竟跟小媳妇似的。”苏彼岸看到冷漠的模样,不由调笑到。其实,也是想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冷云漠的脸更红了,苏彼岸挑眉,笑的花枝乱颤。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这若是娶了个媳妇可怎么办。”苏彼岸拍了拍冷云漠的肩,佯装担心。

    “谁要娶别人。”冷云漠小声喃喃道。

    “嗯?”苏彼岸皱眉,心下一怔。

    “没什么。”冷云漠赶紧否认。

    苏彼岸没有再追问,一路无言。

    ………………………………………………………………

    “吁。”马车停下,金鱼喊到:“公子,殿下到了。”

    冷云漠拉开车帘,抬头一看,“珍馐阁”三个鎏金大字映入眼帘,偏头看向苏彼岸,瞧见苏彼岸无异议后便下了马车。

    苏彼岸并没有先去郑府,毕竟去太早了也不好,便先来了珍馐阁。

    珍馐阁是京都最有名的饭庄,较之听雨楼更加的富丽堂皇,是豪门贵胄子弟最喜欢的地方,而听雨楼则多为清贵性傲之人喜欢。

    而珍馐阁的主人恰好就是白子风。

    一进去珍馐阁,便听到戏曲声悠悠传来,台上一花旦悠悠的唱着:“一生峥嵘马上卧,马革裹尸只为她~”

    迎面走来一店小二,但看其步履轻快,精神饱满,可见这珍馐阁不是一般的地方。

    “几位贵客,楼上请!”珍馐阁一楼就是个听戏看戏的地方,除非是戏迷或过生辰包场才会在一楼。

    苏彼岸跟着店小二走上了二楼,进了个包间。

    “几位贵人,吃点什么?”店小二在一旁恭敬的问道。

    “把你这儿最出名的几个菜上上来,在上湖龙井。”金鱼尖着嗓子说的。

    “得嘞。小店八宝鸭,御膳豆黄,黄金素煎饺,樱桃肉方都是极出名的。”

    “那就都上来吧,在上几个小菜。”金鱼翘着手指,取出来一张银票给了小二:“不用找了。”

    “得嘞,几位贵客稍等,菜马上就来。”小二笑着回道,快去退下,顺带把门掩上。

    苏彼岸和冷云漠先后落座。

    不一会儿,小二把茶上上来了,恭敬的都斟上茶后退下了。

    “都坐吧,出门在外,不必拘礼。”苏彼岸喝了口茶,咂咂嘴,眯着眼睛,回味其中。

    “这~万万不可。”锦绣等人有些惶恐,她们是奴才,怎么能与主子做一个桌子。

    “叫你们坐便坐,哪那么多废话。”苏彼岸翻了个白眼。

    苏彼岸倒也不是讲究人人平等的,只是出门在外,她们俩个还在那杵着,让她稍感不渝。

    看到苏彼岸好似有些生气,这两人对视一眼才敢坐下。

    窗外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似在比谁的声音更洪亮,谁的客人更多,外面车水马龙,繁华似锦,人群推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