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七月的暖阳 > 第四十一章:挺乖的姑娘
    向阳喊了一声:“明哥。”

    范明看见他又是一脸愁苦的表情:“跑会去吧。”

    “怎么了你?”向阳勾了一下范明下巴,好久没见他这个模样了,范明毫不留情的打开他的手,跨上摩托后座有些无力的把下巴垫在他肩膀上:“别调戏你哥,你要真是我弟就好了,哎。”

    向阳笑笑:“我是啊。”

    话音刚落向阳手下给了一把油,两人疾驰而去,昨晚挺大的雪,今早居然都化的差不多了,找了条不算差的路,向阳提了速,两个人都没带头盔和护具,寒风打在脸上跟刀割似的,冷飕飕的疼,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冻的有些发麻,衣服都被吹透了,范明往他后背缩了缩:“啊!真鸡儿冷,我们还是去店里吧。”说话的声音在寒风里打着飘,右手搭着向阳的肩感觉要冻掉了,更何况两只手捏着把的人。

    “啊!再跑会!我要像风一样自...”向阳唱了半句,吃了一嘴冷风赶紧闭了嘴,腮帮子呼呼的刺疼,刺激并发泄着的他手下又拧了一把,“哎操!你他妈慢点,我耳朵都他妈的要吹掉了!”范明此刻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天气抽这种风,整个头皮都要炸了。

    又跑了几分钟过了一个压弯,飞驰的速度缓缓降下来,向阳下车的时候腿僵硬的差点打不了弯,痛苦流涕的两个人打开店门的那一刻刹那间感受到了重生,迎面而来的暖气啊,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暖气带来的真爱,范明基本上是冲过去抱住的暖气片:“我手都僵了,你看看我耳朵是不是掉了?”

    “真爽啊!啊啊!耳朵在呢,在呢。”牙齿打架的向阳搓着胳膊靠过去,走到他旁边把手伸进范明脖子后面的衣领里:“感受到了吗?”

    向阳的手简直了,说是没有体温都有人相信,范明甩开他的冰块手哆嗦了一阵:“滚你大爷的!死人手吧!”

    “我没大爷。”向阳笑呵呵的把手暖着,过了好一会,手上的温度才逐渐恢复正常:“我去买两杯姜茶。”不喝点,怕是会感冒,那会骑车是疯了点,这天气吹的人有点头疼。

    “快去。”范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旁边,手都懒得再动一下。

    奶茶店挺近的,两杯姜汁奶茶,一杯加糖,一杯无糖,没什么姜味儿,不好喝也不至于难喝,叼着管子还没进店门就听见范明和别人正在说话,听声音还是个耳熟的姑娘,门口放着一辆红色的小踏板,向阳瞟了一眼往里走。

    “这么快?”范明看着他,“嗯?”向阳喝了一口:“又不远。”身上的劲才逐渐转暖。

    “向...向阳。”谢清雅紧张的看着他,夏七月不在的时候她还是会怕,谢清雅裹着黄色的羽绒服,带着个白色的毛绒帽,一头黑长直衬着她的脸精致乖巧。

    “门口你的车吗?”向阳放下奶茶准备去门口把车推进来,范明已经先一步出去了,向阳挑眉看他,平时来人都窝在后面的人,今天这么勤快?

    有点不对劲。

    “嗯,老熄火,这是你家店吗?”谢清雅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范明已经把车推进来了,有模有样的检查着,向阳忍着笑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嗯,我看看。”把另一杯奶茶递给范明:“你的加糖。”

    “你俩认识啊。”范明没接指了指小踏板:“你先看看车吧。”

    “嗯,好的明哥。”向阳看了眼他又看了眼谢清雅:“不着急的话,要不你先回去车放这,留个号码,修好给你打电话?”

    向阳绕着车看了看又启动试了一下,有可能是火花塞或者气门密封不严,没什么大问题,谢清雅拿出手机:“你号码是多少?我给你打过去吧。”

    “明哥,留你号码吧,我检查一下车。”向阳带上手套拿了工具箱弯下腰检查,谢清雅也没多想,范明愣了一下:“哦,好。”留过号码存了名字,谢清雅抓了抓帽子有些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谢谢了。”

    “不客气,你去送吧。”向阳没抬眼,手上继续拧着螺丝,范明送完回来的时候,向阳正取下火花塞帽做高压跳火试验。

    范明坐到一旁拿起奶茶瞅他:“干嘛留我电话,这是你同学吗?”

    谢清雅刚进店门的时候,范明还以为是向阳,眼皮都没争,小姑娘有点害羞,站着支吾的半天才问了句车能修吗,范明从椅子上蹦起的时候觉得自己大概是扭到腰了,听着声音甜兮兮的,再一看跟前站着的女生,笑起来带着两个酒窝,恍惚间他以为看见了许静文,不过许静文的性格直来直去,不像眼前红着脸的姑娘。

    “小姑娘挺好的,特乖。”向阳边忙边说:“不想要啊?不想要号码给我。”

    “不给。你也没多大,叫别人小姑娘。”范明乐了,看起来也就十七八的样子,有点残害祖国花朵的愧疚感,摇了摇头:“算了,年纪太小了。”

    向阳刚进来的时候看见范明的表情就知道他对谢清雅有点意思,平时来人别说推车,招呼人都是一句等会吧,人不在。许静文的事已经过去一年,范明忘没忘他不清楚,但是许静文已经结婚生子,他也不可能一直活在过去的回忆里。

    “总会长大的。”向阳换了个新的火花塞,又重新换了机油。

    “对了,海市的那姑娘你还没跟我聊,坦白从宽吧。”范明喝完姜茶,抬手把塑料杯扔进垃圾桶里:“暖和多了。”

    向阳把车推出去打火启动,只留下尾气的时候才说了一句:“她俩关系挺好。”范明没听明白,向阳已经去试车了,他小声骂了一句,操!一说这事就溜,范明伸了个懒腰回屋暖着去了。

    直到向阳回来车修好了,向媛也没给他打过一个电话或者发一条短信,他有点担心,拿着手机看了会,想想还是算了,又揣回兜里。

    店里暖洋洋的,两个人窝着没事,直犯瞌睡,“车修好了,你怎么还不打电话?”向阳腿架在桌子上打着哈欠,范明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晚饭吧,我骑车送她一块,就说怕半路车坏了没办法。”

    “你是觉得我技术有问题,还是想请人家吃饭?”向阳瞥了他一眼:“刚才不还说人家年纪太小,啧啧!老狐狸。”

    “我真是越来越嫌弃你了,总会长大的,狗说的。”范明翻了个白眼:“过几天有表演,接吗?”

    “接。”向阳收回腿站直身体,伸开胳膊扭了两下:“随叫随到,这几天正好缺乏运动。”之前存的学费被向坤用掉了,卡里的余额也没去查,能剩个几百块他就知足感恩了,想到这里,杨爸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打个电话,你别出声。”向阳说着拨了号码,范明瞪了他一眼以示不满,兄弟待遇急剧下降,声都不让出了。

    听筒里的音乐响了好一会,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那边才传过来暖着心的女声:“喂。”

    “叔叔怎么样了?”向阳拿着手机站的笔直。

    夏七月那边声音有点吵:“这会在医院呢,今天抽血化验,过两天出结果,刚才清雅给我打电话了,说去你那里修的车。”

    “叔叔没发脾气吧?”向阳说完又故意看着范明继续说:“谢清雅啊!她是在我这修的车,没什么大问题,晚点就能过来取。”范明看着他戏谑的表情竖了竖中指,做了个口型,‘操’。

    “没有发脾气,配合的不行,让查哪查哪,如果真没什么事,我也就放心了。”夏七月扬着声音喊了一声来了,接着对话筒快速说道:“我去取单子,等结果出来我就告诉你。”

    “行。”向阳叫了外卖,范明和江之炎是他最珍惜的两个朋友,向阳笑了笑,朋友不在多,真心就行,不论今后会走什么样的路,还有这样两个人,他心里就觉得无比踏实。

    外卖送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两个人饿的胃都萎缩了一半,吃饱喝足,向阳开始改装前几天送过来的发动机,范明才想起来毛毛还没喂。

    从沙发起身跳到地上不到两秒,好一个鲤鱼打挺,向阳被他吓了一跳,螺丝刀差点给自己左手来个对穿:“范大爷!你抽什么疯呢!”

    “毛毛忘了喂!”范明抓起外套就往外跑:“我晚点过来!”话音刚落,人就没影了,向阳看着手套边上的洞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毛毛是早上扑倒自己的那条哈士奇。

    下午气温还行,最后一点活干完,向阳不想在店里闷着,坐在摩托车上点了根烟看着街边人来人往,想找个什么东西忘带的借口回家看看,第三根烟抽完的时候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当手机短信响起时,向阳有些莫名的夹杂着些许激动的心情。

    短信名称显示小远子,向阳失落了一秒钟。

    “阳哥干嘛呢?”

    “晒太阳。”

    “好无聊,找你?”

    “好。”

    何远来的时候向阳还坐在摩托车上发呆,“阳哥!”

    向阳偏头看去,和他一起走过来的还有谢清雅,看来范明这顿饭吃不成了,“你晒太阳呢?”谢清雅看着他语气依旧带着紧张,向阳从车上下来:“杀杀菌,你俩怎么在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