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七月的暖阳 > 第二十七章:闭眼,看我
    “嗯。”夏七月轻轻点头,脑袋埋的更低了,整个人都觉得气氛尴尬的想要一头钻进桌洞里,无奈不能做鸵鸟。

    向阳转过头手指在课桌上敲着,思索了一会学校外面这会哪里还有卖的:“等我一会。”说完起身就要出去,夏七月拉了一下他:“干嘛去?”

    “你说呢?”向阳挑了一下眉。

    夏七月沉默了一下,咬了咬嘴唇:“那谢谢你了,你把外套穿上,冷。”

    “我热血沸腾。”说完没等她在拖拉,向阳迈开长腿大步走出教室门,老师不在,同学也不敢说什么,更何况向阳上课时间出去也不是一次两次,除了江国强以外都不怎么想管他。

    夏七月趴在桌子上看着他的消失的背影,有些感动和害羞,她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从小到大的独来独往,只有杨迁对她视于掌上明珠,而现在多了一个外表冷冰冰却内心温柔的男生,眼眶有那么点酸。

    向阳小跑了一路,超市都关门了,有个开着的小卖部想了想还是没进去,又跑到正街上买了两包,老板很贴心的给他用黑袋子装上了,一旁老板娘还夸了好几句,向阳只觉得自己整个脸都是热的,根本感觉不到外面的气温只有几度。

    19年来第一次给女生买这种东西,感觉还是挺奇妙的,向阳提着袋子回家又煮了点红糖水,记得他姐每次都喝,灌进保温杯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惚,心里装着人的感觉整个人都会想多做点什么,出门的时候才想起来,怎么不记得多拿个外套,于是又穿着长袖T恤往学校狂奔。

    向阳跑了一路,气喘吁吁进了教室,在众人一片好奇的目光下坐回了座位,何远转过头:“阳哥,你不是出去就不回来了吗?”

    “回来看你。”向阳踹了一脚他的凳子:“转过去。”

    “哦。”何远嘻嘻笑了一下,转了回去。

    “给。”向阳把袋子给她,夏七月接过袋子:“谢谢。”

    “以后请说不客气。”向阳又从怀里拿出一个保温杯:“喝点。”

    夏七月接过喝了一小口,惊讶的看着他:“红糖水?你该不会回家了吧?”

    “嗯,近。”向阳看她:“你不去洗手间吗?”

    “等下课吧...”夏七月顿了一下:“我好像蹭上了,这会出去不太好。”

    向阳沉默了一下,凑到她耳边轻声说:“等会你先别说话,跟着我走。”

    “嗯?”夏七月不明所以,看向他,还没看两眼,只见向阳站起身就朝着讲台走了上去,冲着她挑了下眉然后抬手敲了敲桌子:“都看我。”

    全班同学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明所以,还有几个正在认真看书和睡觉的同学被吓了一跳,差点起立。

    何远看了向阳一眼又把椅子靠向后桌,转头问夏七月:“他干嘛?”

    夏七月摇头,不知道啊,在几人嘟囔声后没多久,就听见向阳一脸威胁的沉声说:“从现在起所有人闭上眼睛。”然后看了眼手机:“何远,你盯着,五分钟之后睁开,谁提前睁眼或者偷看给我记下来。”

    夏七月心里哆嗦了一下,他这是...

    “搞什么啊?阳哥。”班长弱弱的问了一句。

    向阳没答开始数数:“一,二...”

    三还没数全班默契闭眼,向阳心里啧了一声,这画面看着还不错呢,有种背着藏着要去约会的感觉,他冲着夏七月眨了眨眼睛,然后又对何远说:“你也先闭上,等下我喊你。”

    何远哼了一声:“阳哥你偏心眼。”说完也不情愿的闭上眼睛,夏七月看向阳点头,赶紧从座位上蹿起来,一蹦三尺高的用自己校服包着腰,也顾不上说话一路小跑出了教室门,向阳跟在她后面冲里面喊了一声何远,夏七月还听到何远答了一句保证完成任务,顿时有种想笑的感觉。

    就连去厕所的路上都是向阳走在前面一路探查是否存在敌情,夏七月心里默念阿弥佗佛,可别碰上老师了,还好,到了门口也没遇到过一个人,夏七月害怕向阳也看见自己会尴尬,飞快的跑进去,长舒一口气。

    向阳在门口点了根烟等着她,过了好一阵,夏七月依旧包着腰出来了。

    “裤子上有?”向阳怕她不好意思,问的声音低了许多。

    夏七月点点头又把衣服往后拉了拉,有些担忧的问:“你明天会不会被江老师骂?”

    向阳一通乐,摇了摇头和她一起往回走,夏七月红了脸:“别笑了。”

    “我不是笑你,这会该担心的重点不是这个,你还回教室吗?”向阳问。

    “不了,我回去他们还要闭眼。”夏七月摇头:“不过为什么要掐时间呢,我们出来也就不到一分钟。”

    向阳摸了一下她的头弯着眼:“因为有人会好奇出来偷看。”这智商,还学霸。

    “你穿上吧,挺冷的。”夏七月把校服还给他,向阳停下脚步接过校服,拉着她的胳膊又给她穿上:“我又没来大姨夫,不怕冷,晚上别骑车了,坐车回吧,我送你。”

    “会蹭出租车上的,我还是骑单车吧,回去也很快的。”夏七月看着他一脸认真:“没那么娇气。”还真没那么娇气,夏七月心里暖暖的,手心里捏着外套都能感觉到来自身体的暖意。

    “哎。”向阳叹了一口气:“跟我走吧。”说完捏了捏她的脖颈:“小孩子娇气点多好。”

    “你比我只大两岁。”夏七月话没说完,向阳拉着她朝校外走去,偶尔碰到一两个同学好奇的偷瞄他们,向阳突然想起一件事拿出手机给何远发了条信息。

    一会下课,你班里警告一下,今天的事谁也不许外传。

    收到,你俩到底干嘛去了?这么神秘,连我都不能说吗?

    约会,行么?

    行,阳哥威武。不过你俩真谈上了?阳哥你口味不对啊!大波浪呢?

    没谈,单相思。

    屁勒,我才不信。

    那你问个屁。

    ...

    向阳没在回了,手机揣回兜里,迎着风,面带微笑。

    夏七月跟着他走了一路,方向有些陌生:“去哪?”

    “我家。”向阳说。

    “啊?”夏七月停下脚步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巴盯着他:“你...”

    “我什么?”向阳也停下看他,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你怕什么?我不重口味。”

    夏七月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在向阳胳膊上拍了一掌,难得大声了一回:“向阳!你想什么呢!”

    “哈哈哈。”向阳笑的停不下来,捂着肚子缓了一会才开口说:“去我家给你拿条裤子,你不是怕蹭车上吗?小矮子,你紧张什么,我就这么像个流氓吗?”

    “像。”夏七月一脸诚恳,丢人啊,她也不是多想,就是突然去别人家里,一想到他家可能还有人在,而且又是这个时间,怎么都会觉得怪怪的,不再看他转身快步往回走。

    向阳笑的咳了两声,小跑了两步拉住她:“你是怕家里有人吧,没人的,换了裤子我送你回去。”

    夏七月瘪嘴:“我不去。”

    “哎?”向阳不乐意了:“是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所以不敢去?”

    “才没有。”夏七月偏过头不看他,这是不好意思,才不是什么非分之想。

    “那就走。”向阳二话不说抓了她的手往前走去,掌心软软的凉凉的,夏七月没有挣脱任由他拉着,向阳手指修长有劲,在他手里感觉自己的手小小的被包裹着,他穿的很少,手心却很暖。

    向阳家并不远,又走了没几分钟就到了,小区不新,但是相比姑妈家的小区干净了许多,没有扔的到处都是的黑色垃圾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里面还做了绿化,只不过现在这个季节都已变成枯枝败叶,逐渐凋零了。

    进楼道的时候向阳“嗷”了一声,夏七月吓了一跳,头顶的灯亮了才反应到是声控灯,跟着他上了二楼,进门前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真的没人吧?”

    “你怕什么?没人的,经常几天都没人回来。”向阳开了门:“别担心了。”

    夏七月没说话,跟着他进了客厅,向阳往墙上随手一拍开了灯,整个房间亮的不得了,而且还空的不得了,除了一个沙发和一张茶几之外就只有一张餐桌加上摆着的六张椅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简直和江之炎那间屋子不相上下,只不过面积顶了三个,看起来更加空荡。

    夏七月转头看他:“你家还没有装修吗?”

    “嗯?”向阳换了鞋,拿了双女士拖鞋放在她脚边,随口说:“墙刚刷没多久,其他东西没什么用就都不要了,要不你设计一下?”

    其实之前家里东西还是挺多的,电视摆件什么的,只不过有些被向坤当做废品卖了,还有一些和向坤打架的时候砸了,就连墙也是不久前有人来追债溅了血向阳实在看着难受,就给重新刷了大白。

    “设计我还不行的,参谋一下可以。”夏七月换了鞋,跟着他朝卧室走去,现在上课学的就是素描水粉速写之类的,设计她还真的不是太明白,之后大学应该会报这类专业吧,到那个时候如果向阳愿意,她倒是乐意出点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