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七月的暖阳 > 第四章:西红柿鸡蛋盖浇饭
    夏七月听见他说完,赶紧拉开书包拉链从里面翻出几张皱皱巴巴的钱,放在他手边轻声道:“不够的话,下午上学我给你再带过来,可以吗?”她卡上的钱不多,但这会看男生精气神很好的样子,好像没有摔的太糟糕,应该不会赔偿太多,卡里的钱大概是够的。

    向阳看了眼手边的几十块钱没有要拿的意思,视线又重新回到夏七月身上,宽大的深色卫衣,有点褪色的牛仔裤,和一双正看着他满眼歉意的黑亮大眼睛,从她清澈的眼眸中似乎都可以看到自己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似乎是思考了一下该要点什么赔偿,向阳沉声道:“下午提前半个小时来学校,给我带份盖浇饭。”周围人听到向阳的话,一阵唏嘘,阳哥大概早上撞坏了头,我一定听错了,这不是阳哥。

    夏七月听到他的回答楞了一下,稍稍歪了歪脑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啊?”刚才那个气氛,她觉得眼前这个气场强大的男生把她从座位上拉出去打一顿都是有可能的,就只是盖浇饭?还是自己听错了。

    向阳莫名觉得有些好笑说了一句:“西红柿鸡蛋盖浇饭。”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只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

    苏妍看到向阳走了拍了下夏七月的课桌:“你让让,我要出去。”夏七月起身给她让开,依旧有点脑回路没转过来的坐回座位上,身后的同桌看她这副模样以为是被吓傻了,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没事吧?你是怎么惹到他的?”

    夏七月回过头:“没事,我...早上不小心把他撞了。”

    听见夏七月的回答,同学表情仿佛吓到了一般,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小声道:“你真的是,撞谁不好,撞他,这也太吓人了,以后千万要小心呀,别说我们学校的同学了,外面都没几个人敢惹他的,你以后自己要小心一点。”

    夏七月点点头:“谢谢,我知道了。”果然所有的评价都是清一色的“霸王”。

    同学看她听进去了继续嘱咐道:“下午千万记得提前半小时来学校,给他带西红柿鸡蛋盖浇饭,我还真没见过谁运气这么好呢。”

    “为什么?”夏七月还在思考刚才的问题。

    同学看到她还问为什么,连忙说:“什么为什么?你从外地转来的吧?有些事我也不敢告诉你,总之你中午还是早点来学校,一份盖浇饭就不找你麻烦,真是的运气好到爆棚。”

    “我记得了,谢谢你。”夏七月的为什么其实是想问他看起来脾气很好,也没有那么吓人,为什么别人都这么怕他,但是看着面前的同学一脸惊吓的样子也就闭口不再问了。来到这里,这大概是第一位跟她说好话的同学,夏七月想和她交个朋友从兜里掏出糖递给她示好:“吃糖吗?我叫夏七月,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总会想有一两个朋友,偶尔能说说话也是好的。

    同学看着她也笑着伸出了手接过糖:“谢谢,你好,我叫谢清雅。”夏七月小声的默念了一句谢清雅,名字很好听,也很配她,眼前的女孩齐腰的黑发,看起来就非常清新秀雅,笑起来弯弯的月牙眼也很让人想要亲近。

    她俩都属于清纯型,只不过谢清雅更接近甜美,而夏七月一头短发,眼睛也比谢清雅大了一圈,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冷淡,更像是一个不好接近的瓷娃娃,实在和甜美搭不上边。

    剩下的课程,向阳都没有再回来,夏七月牢牢记得带饭的事情,中午一放学就匆忙的走进车棚,一部分同学中饭都是在学校附近吃的,所以车棚的人并不多,夏七月取了自行车忐忑的回了姑妈家,吃完饭又匆匆的去买了饭带去了学校。

    坐下的时候一看时间还早,紧绷的情绪终于放松下来,本来是应该在家看书的,担心买饭会耽误时间,出门时把要看的课本随手带上了,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氛围更适合思考,夏七月翻开以前退学后没学过的内容,认真的边看边记笔记圈出重点。

    向阳双手插兜走到教室门口时,就看见一个瘦小的人坐在座位上认真的写着什么,向阳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如此认真学习努力的人,不由的停住了脚步,沐浴在阳光下的人好像带着温暖的光环,显得整个教室都明亮了。

    低着头全然不知的夏七月似乎与世隔绝,整个世界安静的只剩下铅笔在纸上“沙沙”划过的声音,向阳突然不想打扰她,就这样靠在门口目光柔和的看着那个有些单薄的身影低头学习,眼眸中似乎还有那么一刹那闪烁过一丝希望的眼神,这个状态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唤醒了自己放在心底的什么东西。

    过了许久,走廊上渐渐多起了喧闹,学生们陆陆续续的脚步走向教室,夏七月似乎也听到了,放下笔打了个哈欠才发现有道目光正朝着她的方向目不转睛,她转头望去,倚靠在门上的男生正淡淡的看着她的课桌,不知道是在看课桌上的饭盒还是看没有合上的课本。

    “那个。”夏七月拿起饭盒朝他走去,递给他:“早上的事情对不起了,这是你的饭,应该还温着,你快吃吧。”

    向阳接过饭盒从她旁边走了过去随口道:“谢了,小矮子。”

    ???

    小矮子?夏七月隔着口罩揉了揉鼻尖,心道,一米六二的个头在高一女生中不算矮子吧,再看看男生的背影,修长挺拔,怎么说也有一米八八了,和他比起来确实矮了点。行吧,随你高兴,只要这件事情能翻篇,暂且就当小矮子吧。

    夏七月也回了座位继续看书,向阳摸了摸饭盒确实还温着,掰开一次性筷子津津有味的吃着,同学陆续进了教室,满屋都是盖浇饭的味道,看到是向阳在吃,谁也不敢说什么。

    何远刚进教室就看见座位最后一排的向阳扒着米饭吃得正香,跨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趴在椅背好奇道:“阳哥,真就这么算了吗?”向阳看了眼手机时间夹了块鸡蛋往嘴里塞:“嗯,就这样算了。”何远有点不可思议,还是觉得不敢相信又问了一遍:“阳哥,我没听错?真的就这样算了?就连一个恐吓都没有吗?早上您脑袋撞的那一下还好吗?”

    向阳已经吃饱了,合上盖子重新放进塑料袋里打了个结,抬起胳膊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把它扔进了垃圾桶,然后靠在椅子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皮痒吗?我正好吃饱了,想活动活动。”

    何远看着向阳似笑非笑的表情,嘴角抽搐:“阳哥,我错了,昨天下雨我脑袋进了点水,我这会就去外面晒晒干,饭后不宜运动,您歇着。”说完头也不回的一溜烟跑了,出了教室门,何远只觉得自己开始怀疑人生了,阳哥莫不是真的磕坏了脑袋转了性?不打女人,完全理解,可不至于连个火都没发吧?

    想起上个学期的一节早课,向阳正趴在课桌上睡觉,班里有个男生打了个喷嚏,声音有点大,把他吵醒了,向阳可是一个眼神,一个“滚”字就让那个学生出去站着上完了剩下的两节课。

    可今早上向阳直接被她撞倒在地了吧?而且都摔蒙了,只是心平气和的让那丫头买了个饭就完事了?阳哥绝对中邪了,何远在教室门口晃来晃去嘴里还念念叨叨,仔细思索着,丝毫没有听见上课铃早已响起。

    直到数学老师过来从他后背拍了一把:“教室里有老虎吗?”

    何远蒙了一下回头看他:“啊?没有!”

    “啊什么啊!没有在门口转什么圈,进去上课!”

    就是没老虎才可怕,曾经的老虎变成了猫不可怕吗?何远精神恍惚的进了教室,一节课下来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偶尔回头瞟一眼身后的向阳,看他低头玩手的样子,只觉得自己三观毁了,心目中崇拜的阳哥不威武了。

    夏七月在这里上了一个月的课,加上每天都会抽时间来自学之前的课程,不懂的老师也会解答,慢慢觉得自己完全跟的上现在的课程,也吸收了不少知识点,心中渐渐放心下来,现在的生活似乎重新开始变得规律,学习,吃饭,睡觉,跟杨迁打电话。

    这天放学,夏七月照旧去自行车棚推车子,对她指指点点的人过了一月依旧没有减少反而逐渐增多,好奇心这个东西还是很可怕,想摘掉夏七月口罩和帽子的人也越来越多,只不过因为向阳还在学校坐镇,没人敢放肆罢了,毕竟有老虎的山,能让猴子蹦跶么?所以大家都默契的在等着机会。

    夏七月不知道这些,也不好奇别人都在说自己什么,她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安静的活着,推着车子出了校门,正准备骑车回姑妈家,就看见对面街口站着五个浑身散发流氓气息的人,正围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推来搡去,时不时的骂着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