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轮回守望者 > 第30章 伸手
    “你在忧郁嘛?”有希的头从窗角露出了半个脑袋来,斜眼观察着身子半伏在桌面上的安多。“哦,我在烦闷,并不忧郁。”安多的鼻子轻轻耸动了一下,有些慵懒地回道。“你知道羊角星域吗?”安多突然坐直了身子问道。

    “我知道羊角,也知道星域。但还真不知道羊角星域是什么!”有希笑嘻嘻地答道。好像一点没有瞧出安多眼神中的希冀。“你好无聊!”安多长叹了口气,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这里的人怎么会知道那个地方。他们连飞船也没有见过,怎么能够想像天空呢?

    “你什么意思?”有希显然不可能见识过安多脑袋里的天空。可是他见识过那种眼神中包含着的不屑,一眼就瞧出了安多此时对自己的鄙视。“哦,不是故意的。”安多难得地抱歉道。“你做过那么长时间的战术室长史,应该是一个有见识的人呀?”还放不下心中的渴求,安多试探地问道。

    “你到底想问什么?”有希的眼睛快速地转动着,让安多看着他好像是在不停地眨眼。“你有没有碰到过特别稀罕的事情?”安多故作随意地问道。“什么算特别稀罕?”有希的眉头轻皱了一下。“就是你怎么也理解不了,却又在你眼前发生的事。”“哦,那就太多了!”“比如?”

    “比如……比如你小子我就觉着特别稀罕。”有希看了安多一眼,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是很认真地在问你问题!”安多的神情中有丝不满。“我也在很认真地回答啊!你难道不觉着自己很稀罕嘛?”有希转过头,面向安多。“稀罕?我看你才稀罕呢!”安多的眼皮一阵狂跳。他有些担心自己被有希看出了马脚。“唉!我是正经说的!你瞧瞧你干的这些事,哪个不稀罕啊?你不要走嘛!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安多不理会有希的喊叫,径直推门离开了。“我今天很烦,需要休息……”安多冲他摆了摆手。

    有希望着安多远去的影子,轻摇了下头。他不像纳达那个只会把心思用在物件上的呆子。他早就看出了安多的反常。如果说搭个‘空中水道’还能说他是一个异想天开的人。但是把那个什么厂就这么启动了,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天才或者瞎猫碰上个死耗子这种解释的。他虽然没有纳达了解的那个东西多,可是只凭那些复杂的体系,不说书院历史上有多少人曾经在它面前失败过,他就能判断出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那小子说是看资料搞定的理由,也就是骗一骗呆呆的纳达吧。可是他为什么不愿意,把事情说开了呢?有希突然有点生气,自己就是那么不能让人相信的人吗?他气乎乎地踢了门一脚,恨恨离开。

    “哈哈……,大个你这也太笨了点吧?”在缠了几天后。徐勾天不知是耐不住安多的啰嗦,还是被安多送来的这台可以帮老婆干活的人形矿机所感动。终于肯带安多下水捕鱼了。安多也没有想到,徐勾天的水性这么的差。下到水中永远只有一种姿势,就是狗刨。安多都不知道在这个根本就没有狗的世界,他的这种姿势究竟是跟谁学的。“整那么花哨有个屁用!”徐勾天又开始了他的‘勾’式反击。“你是比我游得快了,还是比我抓得鱼多啊?”“切!你还不服了是嘛?千米赛,看谁先游回船边就算谁赢!怎么样?”安多暗暗盘算着现在到渔船边的距离。

    “这不过瘾!看谁先游到对岸就算谁赢!”徐勾天在安多身边刨来刨去,划出的水珠不停地挑衅着安多。安多看了看在水雾中,根本就看不到边的对岸。第一反应就是,在自己的攻击下。这傻大个终于学会了扬长避短。自己虽然在意识空间不停地锻炼着感觉与身体的融合。可是身体力量的增强,根本不是短时间就能提高多少的。跟大个比耐力,纯属找虐呢!“这根本就看不见岸嘛!而且时间也太长了。”虽然不想答应,安多却不想拒绝的太怂了。

    “嗨!你的时间不就是闲着没用嘛!”徐勾天也不管安多是否答应,自己就扑棱着向那根本就看不着岸的方向游去。安多的泳姿非常的漂亮,无论是自由式还是蛙式,他溅起的水泡都非常的少。“个大,我还没有答应呢!”“哼!你又不是个怂包,我相信你不会拒绝的!”妈的,这就学会激将法了。安多在心底暗自生气。“你这速度也不怎么样嘛?”安多始终让自己保持在徐勾天身前,一个脑袋多一点的右前方。

    这种状态游了三千多米。安多还是不能看到岸边。他只能看到徐勾天还是不紧不慢地跟在自己身后,半米不到的位置。他居然还冲着自己看过去的脑袋笑?要不是已经觉着自己的双臂,完全的木麻了。只能机械地向前划着圆圈。他肯定会调转方向游过去好好找他‘理论’一番。要知道安多的潜泳一向是不错的。

    终于能够看到岸了。安多的左手紧紧拽着徐勾天的裤衩。又漂了一千米有余,他的双脚可以踩到水下的泥沙之上。不过拉着徐勾天的手,还是没有撒开。“个大,你这身子是吃什么长出来的?不知道累嘛?”安多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脚刚刚踩到地面时。就好奇地问道。“切!这算什么?当年我带着果果,一口气不歇就游了一个来回!”徐勾天对安多的赞赏不屑道。

    “是啊!比起你吹牛皮的功夫,确实不算啥!”走到岸边,安多一屁股就在沙地上坐了下来。“有啥吃得没?”他望着身上同样一条裤衩之外,一无所有的徐勾天。“你等一会儿。”徐勾天甩了甩手臂上的水珠。向远处的树林走去。

    “你们两位,一天就打了这么两条鱼?”千果拿着安多递来的两条一扎长的花鲫鱼,左看看右看看,似乎不怎么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情。“我就等着你们打来的鱼做饭呢?这做出来让谁吃啊?”“今儿也是斜了门儿了。愣是没见着一条大鱼。”安多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双手,不好意思地回道。他倒不是习惯性地搓手。他是双手已经累到无法停止抖动。回来的路上,虽然有徐勾天的裢衩可拉。可是安多毕竟与千果的体重,不在一个重量等级之上。而且就算徐勾天没有吹牛。这事儿也一定是年轻的时候做出的。

    就这么一半靠拉一半靠游。让自己活着回来后的安多。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游泳脱力。爬到了船上,徐勾天还有能力晃动着船桨。让渔船在水面上荡起来。安多却连手指头也无法动弹了。不过那船桨也真的是晃。徐勾天已经没办法掌握桨的方向了。划到岸边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方位却差了平常的码头,上千米。虽然徐勾天百般地告诉安多,他能够划回去。可安多死活蹭下了船。徐勾天也只有翻身上岸。因为安多已经无法直立行走。要不是腰躬得高了点,已经完全是在爬了。搀扶着安多进门的时候,千果都有点不敢相认。

    “老头,我说你还能再笨点嘛?这一个月里教了你多少遍了,你怎么就记不住呢?鱼咬了十次钩,九次你都能把它给惊跑了!你说就你这能耐,让我怎么会不怀疑你说的这一套的可信度呢?”安多使劲地摇晃着手里的那本厚厚的图册。这本《典型军事地形图》安多已经看了十多天了。到今天还有几十张没有翻完呢。“我笨?我能笨到和徐勾天比赛谁游得远嘛?”

    “哎,老头!你怎么不服啊?我们下去比一比?”这些天安多没事就在水里泡着。他做梦都想一涮前耻。作为一个水边长大的孩子。可以打架认输,但怎么可以在玩水上输给别人呢?而且那个别人一直还是自己鄙视的对象!可是这个机会已经被千果完美地封杀了。她已经下达了最高指示。徐勾天要是敢再和安多比游泳,就要徐勾天好看。这在安多看来,连个具体威慑标的都没有的话。徐勾天就像奉了违令者斩的军令一般。无论安多怎样威胁利诱甚至侮辱,他就是不和安多再比试游泳了。

    “你要是今天能把这本图册背下了。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你的这个建议?”有希不紧不慢地回着安多的话。“是考虑一下,还是答应啊?”“当然是考虑啦!不过你要是把我指定的那些东西都记下了,我就答应你。”“有你这么逼人读书的嘛?”安多气哼哼地把手中的图册,扔在了仓板上。“是不是有人在喊我们?”安多忽然支楞起耳朵道。

    “好像是勾天。”有希仔细听了一会道。“那快回吧。应该是午饭已经做好了。你钓了几条鱼了?就这四条啊?你怎么好意思留下来吃饭啊?”安多嫌弃地瞅着有希老头。“你不是一条也没有吗?”“那是我姐!”“那还是我学生呢!”“学生?有靠学生吃饭的嘛?”“你!我是带了袋面,过来的。”“哼!身为书院的勤务长,居然做出这种监守自盗的事出来。还好意思提自己是教导师!”“喂!你小子也有吃的好不了?再说那本就是我的口粮。”

    “啧啧!身为书院的正职勤务长,居然被一个刚来的副职小妞,赶到没地儿吃饭。这种事居然都能忍下来,真是个了不起的老头啊!”“哼哼,好意思这么说我?那个什么厂不是号称是你救活的嘛?现在某人连想进去看一看,都不能进去了吧?想想真是惨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喂老头!你什么时候说过了?”

    “我难道没有提醒过你,麦子洛那东西就是个卸磨杀驴的主儿?”“嗨!你骂谁是驴啊?”“你不是应该更恼恨麦子洛的嘛?”“我恼他干嘛?我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过你趁机骂我,是不是就太小看人了?”“喂!两位能不能先下船过去帮帮忙,再吵你们的事啊?”徐勾天满脸慌张地看着船上的两人。他们到了岸边却不下船。还站在摇摆不停地船上,互相瞪眼看着对方。“啥事儿?”不知道是为了想和徐勾天继续未竟的比赛,还是想要在有希面前装出比他更有礼貌。安多跳下了船问向徐勾天。

    “来了一帮人,吆喝着要把你送果果的那个怪物拉走。果果不乐意,她们已经吵起来了!”徐勾天不停地擦着额头冒出的汗。看样子他是真得很着急。“是不是午饭做好了啊?我们正打算回去呢。不过今天太不顺利了只钓到四条鱼。”有希还在船上,显然没有听到安多他们的对话。“老头,这一个月来你哪天顺利过?我们这晦气都是你带来的吧?”安多显然并没有太把徐勾天说的事放在心上。

    “快点回吧?我怕她们打起来了?”“你着什么急?我姐还能吃了这亏?”安多安慰了徐勾天一句。“打?打什么?让我来?”有希拎着轻飘飘地鱼篓跳下了船。“院里呢!院里就要开打了,你快点赶过去说不定还能碰上。”安多笑嘻嘻地道。“那我先走一步。鱼篓你背着。”有希丢下鱼篓就着急地向前跑。

    “老头,你是不是不占便宜就会死啊!”安多很不高兴地拽起地上的鱼篓。“你小子懂个屁!战术素养要天天练日日用!要浸入到你的血液里,才能在战场中做到随心所欲!”“你这么扯就不会脸红嘛?”“哈哈!我早过了脸红的年纪了!”老头绕过几棵树,就跑出了安多的视线。

    院子里的阵势很大。不过打架的场面,并没有如安多所想的那样呈现。小小的柴扉旁,并列着两排整齐的队伍。二十多人,人人的右手按在刀柄之上。目不歪视地仰着头。像是没有看到安多和徐勾天一样。一动不动地挺立在那里。

    “我当是什么人,这么有排场呢?原来是乐大姑娘的尊驾到了。您怎么有空到这穷乡僻壤来啊?”刚到了门口,安多就看到一袭青黄长袍,身姿挺拔的乐须。这个刚刚从山下的什么云书院,来到这里不过一月有余。就把安多和有希的差事抢了个遍的女子。“放肆!”乐须的身后转出个一身红衣的小姑娘,怒气冲冲地瞪着安多。

    “这位又是谁啊?老见着你身边有个一身白衣的姑娘。哪里又冒出个红的来。你喜欢的口味还真丰富多彩啊!”安多刻意做作的腔调。徐勾天在他身后听着,都想上去和他打一架。那个红衣的小姑娘,果然没有忍住安多的挑衅。她手中的剑哐啷一声就抽出了剑鞘。“混蛋!你受死吧!”“茹茹,不可莽撞!”乐须的嘴里虽然慢吞吞地说着阻止的话。可是身上并没有什么阻止的动作。她淡然地看着红衣的小姑娘,从她身旁从容而过。直直扑向安多。这其中蕴含的试探之意。就是徐勾天也看了个一清二楚。只是他没有想到安多会把祸水引到他的身上。“徐大哥小心了。”安多喊了一声,就躲向了徐勾天的身后。

    本来也想要跳开的徐勾天。在这声突然到来的‘大哥’声中,显然有所迷失。他居然不假思索地就出了手。蒲扇一般大的手,直向红衣女子持剑的手腕奔去。安多瞧着这速度也不是很快。可那红衣女子的手,就被他一击而中。劳劳地扣在了手心。剑也轻易地便被夺下。甚至不能说是夺。徐勾天的手扣上红衣女子的手腕时。她握着剑柄的手,已经张开了。说是她的剑掉在了徐勾天的手中更合适。

    “这位是徐教导吧?早就听闻你的身手是上书院有名的‘一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你是不是把小姑娘的手,握得太紧了些?”乐须在徐勾天出手的时候就不抱希望了。她虽然是第一次来上书院。可是在山下云书院的时候。她早就把山上几位资深教导师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了。也是借助这份了解。她来到山上不过一月的时间,已经深得麦子洛院长的信任。

    不仅身负院卫长官之职。还取得了暂代首席副勤务长的身份。今天本来是想让淳子期茹,试一试那个从来不了解的年轻人的。没想到引来了这位上书院,曾经的身术课督导长的人出手。安多暗叹了口气。这个傻大个果然还是太单纯了。被人家这么轻松地挤兑了一句。他就老老实实地放下了那小姑娘的手。还被人家气呼呼地抢走了剑。又被人家小姑娘呸地一声骂了句“不要脸!”

    安多这么了解不要脸界行为模式的人。也没有看到徐勾天到底哪里做了不要脸的动作。他还好奇地凑过去问了徐勾天一声。“大个,你刚刚怎么不要脸了那个小姑娘?”“滚!我怎么知道?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儿!”却被徐勾天狠狠地吼了一句。他有些气愤这平白无故招来的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