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木叶的奇妙冒险 > 第二百九十章 白童子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有时候自私一点不是坏事,而且没必要对这家伙感到愧疚。”

    看到雏田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后,白蛇仙人用它那对金色的瞳孔望了少女一眼,语气中明显展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这位年纪轻轻的女性是白蛇仙人千年以来所见过最具潜质的人类,如果她能留在“龙地洞”的话,不出十年,必然能成为前所未有的仙术继承者。

    “我会回来的,但必须先把外面的俗事处理干净,而且......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这时,雏田则是对这只盘坐于宝座之上的白磷大蛇鞠了一躬,随后又看向了旁边正愣住了的大蛇丸。

    没错,大蛇丸带雏田来“龙地洞”只是为了想保住她的命,然后拿去交换“箭”和楽次郎,这里面并没有一丝别的情感在内。

    如果不是因为那两样东西在御行手上的话,就算雏田就这么死在他面前,大蛇丸想必不但不会救她,甚至还会最后踩上一脚吧,所以这其实就是出于纯粹利益考量上的行为罢了。

    但不管怎么说都好,虽然实际上用自然能量帮雏田稳定病情的是白蛇仙人,可如果没有大蛇丸带她来这里的话,这一切自然都无从提起。

    所以无论如何,大蛇丸都算是雏田的半个救命恩人,因此......雏田决定回“音忍村”,继续当她的人质,而不愿意就这么借助白蛇仙人的庇护离开。

    “你倒是挺有脾气的,不吃嗟来之食吗?”

    在两人告别了白蛇仙人,打算联络在“音忍村”的兜进行逆向通灵术将他们通灵回去的时候,大蛇丸用有些复杂的神色看着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女,突然感觉自己似乎真的老了。

    “别看我这样,最起码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被“箭”划伤差点死掉是我自己的事,救了我是你的恩情,拍拍屁股就这么走了也太不地道了。”

    说起这件事时,雏田毫不犹豫地挺起了腰杆,摆出了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那咱们就算是打平了吧,回到音忍村后会发生什么那就各凭本事。”

    “当然......如果哥哥到时候要把你脑袋掰下来的话,我也不会帮你求情。”

    他?掰我脑袋?没了脑袋我又不会死,有什么好怕的。想到接下来自己可能面对的局面时,大蛇丸用鼻子哼了一声,满脸都是不屑的神色。

    现在你就姑且笑一下吧,过段时间有你哭的......

    在和大蛇丸一起被通灵回了“音忍村”的地下基地后,雏田还是一样被下了比之前多十倍的封印术,弄得跟个植物人一样丢到了牢房里。

    只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她除了被关在牢房里之外,还经常要被兜抓去进行各种实验,嗯,因为这家伙成为了第二个被“箭”刺中后还能存活下来的人类。

    “你确定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通过牢房里新增的监视器来不断地监视着雏田的举动时,兜一边分析起了从她身上采集来的血液、头发、细胞组织等身体样本,一边对旁边的大蛇丸说到。

    虽然有着自然能量的辅助,可雏田好歹也是从“箭”上生存下来的第二个人,换而言之,她极有可能和楽次郎那样同样获得了那种奇妙的“替身”能力。

    “有,但是看样子那种能力应该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搞明白,又或者说是那种能力并不适用于战斗,所以她才没有动手而是老实地在这里待着。”

    同样看着监视器里正坐在书桌旁读书的少女时,大蛇丸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

    很显然,在他看来日向雏田这名少女一定得到了“替身”的能力,否则根本无法解释之前暴走的自然能量直接消失的那一幕。

    大蛇丸多年前也曾经尝试过在白蛇仙人的帮助下修炼仙术,可是却因为无法控制狂暴的自然能量而导致失败,差点连命都搭上。

    但也正因此,他太了解之前雏田身上发生的那些异常情况了。

    只要自然能量暴走,就根本不可能单凭自己的力量将其彻底消除掉,所以那家伙身上必然出现了某种连白蛇仙人都无法解释的现象......即“替身”。

    只不过,雏田的“替身”或许不适合直接战斗,也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替身”的存在,否则以“替身”加上“仙人模式”的战力,甚至连直接冲杀出去都未必不能做到。

    然而,当经过了一天的劳累后,雏田在晚上倒是一沾枕头便睡了过去,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如今自己所在的处境。

    没关系,即便我不主动尝试逃出去,哥哥一定会想办法来救我的。

    自从被大蛇丸抓走后,雏田虽然试图主动逃狱,可是她却知道即便自己不怎么做也一定会有人来搭救,所以从来都没有害怕过。

    但当少女轻而易举地进入了梦境中的时候,她却仿佛出现在了一个银白色的世界里。

    身体漂浮,仿佛漂浮在虚空之上,虽说是梦境可是却给人一种格外真实的感觉。

    这里是?我是在干嘛?

    四周环顾了一下这种古怪的环境后,雏田用力地揉了揉眼睛,似乎想确定自己的神智是否清醒。

    可就在这时,前方银白色的背景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看上去非常娇小,甚至比现在的雏田还要显得小上一号,但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人”看上去并不像人,但却有着类似日式人偶那样轻盈又优雅的外形。

    她穿着白色的和服,外套一件曳地长袍,上面用银线绣着精美的雪绒花图案,腰带上插一把折扇,红色的长穗垂于胸前,别有一种潇洒的韵致,而传统的发饰和姬发发型则为其增添一种典雅和高贵感。

    但为什么会说这样一个存在不像是人呢?因为虽然这个身影在任何地方都足够优雅、漂亮,可她却没有样貌。

    在原本应该是面部的地方,只有一片犹如银色迷雾般的东西漂浮着,这让雏田根本看不清她的样貌......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样貌。

    你是......什么?

    如果说这样一个人偶突然出现在梦境之中的话,大多数人肯定会立即吓一大跳吧,可是雏田却不觉得这家伙有什么可怕的,只是感到有些迷茫。

    ......

    但在听了雏田的问题后,那个身影却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缓缓漂浮向了主人的身边,伸出纤细又优美的手掌按在了她的身上。

    当那只手掌接触到的瞬间,原本加注在雏田身上多达十种的各色封印立即犹如雪花落在地面一般,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似的。

    完成了这一切让人难以理解的动作后,那个身影缓缓朝着远方的银白世界漂浮了过去,眼看就要消失在雏田的视野之中。

    等等!你到底是......嗯?好像不对劲?总感觉我好像知道她的名字一样?

    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银白迷雾里头之后,雏田也猛地从梦境之中清醒了过来。

    滴!滴!滴!滴!

    然而当她醒来的瞬间,牢房之外却猛地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警报声!急促的声音几乎将整个地下基地的范围都笼罩在了其中,让人一听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情况!

    是因为我贸然消除掉了身上的所有封印才导致的吗?看来兜和大蛇丸那两个家伙还真是谨慎呢。

    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后,雏田不由得叹了口气,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那就抓把劲直接从这里出去算了,不过好像得再麻烦一下你了......“白童子”。”

    随手一挥用一记“螺旋丸”破开了牢房的大门后,雏田缓缓迈步朝外走了出去,看向了左手边正传来大量脚步声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