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木叶的奇妙冒险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王之净瞳
    净......净眼?怎么听起来一点都不威武的样子,完全没有“王”的感觉啊。

    听完了六道仙人的回忆后,御行耸了耸肩,露出了“啥玩意嘛”的表情。

    还拥有当大筒木一族的王?宇宙种族首领的潜力?鬼才要去当好么,与其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事儿,倒不如把眼前的问题全部解决掉吧。

    “听上去挺厉害的,不过我外头还有点事要解决,所以还是先走了。”

    摇了摇头后,御行便对羽衣挥了挥手,打算破开空间回到现实世界里。

    “一路走好,少年,不过你体内的尾兽还是要花点心思去处理好才行,因为她现在十分虚弱,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什么?我体内的?我体内哪儿有......”

    就在御行打算离开“幽界”时,羽衣可能是无心的一句话却突然犹如闪电般穿入了他的心中。

    “你能感受得到她的存在吗!”瞬间,少年急切地飞回了这位老者的身旁,抓住他的衣角大声问到!

    “你是说你体内的那股异种查克拉吗?仔细一看好像不是尾兽的样子,不过和你并存的方式却和非常相......”

    “对了,听说你当年曾经将十尾剥离,那现在你能把她从我体内剥离出来,使其恢复原状吗?”

    “这个嘛,应该不成问题吧,毕竟你刚变成这个状态不久。”

    当看着六道仙人那张有些古怪的老脸时,御行从未觉得这张脸看上去是这么顺眼,他一时间差点想抱上去亲一口,不过在想到这么做有些恶心后还是就此作罢了。

    太好了,太好了!如果能够将辉夜姬从我体内剥离开来的话,她应该就能恢复原样了吧?

    一想到那个陪伴了自己接近十年光阴的身影,御行就感到有些落寞,要是辉夜能回来的话那简直就太好不过了。

    “那就赶快吧,麻烦您老了。”激动之下,御行这小子甚至连语气都变了,然后深深对这位仙人鞠了一躬。

    “你确定要将体内的那股力量剥离出来?老夫先得说好,抽离完毕后你的身体会遭受极大的负担,抗不抗得过去就看你自己了。”

    “剥离完毕后我还能自由活动吗?”

    “以老夫当年的经验来看,大概不到一分钟就会陷入昏迷,留给你的时间非常短。”

    一分钟吗......应该够了吧。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后,御行缓缓伸手在眼前的空间之中划了一道完美的横线。。

    随着他的手掌划过,“净眼”之中看到的线也立即断裂,同时点也被注入的查克拉直接摧毁,而在那一带的空间也发生了只有他能够察觉到的撕裂和震动。

    撕裂空间原来是这种感觉吗......很好,我明白了。

    沉思了片刻后,御行坚定地说道:“动手吧,羽衣前辈。”

    这小子意志如此坚定,应该他体内的“尾兽”与其有着极深的羁绊,而且他能来到这里也算是与老夫有一定的关联,好吧。

    既然这个小辈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么羽衣作为前辈也不能扭扭捏捏的,于是他立即伸手一扬,将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的一根黑色锡杖指向了御行的胸口。

    “等等,剥离的过程会痛吗?”不过在被人用锡杖指着的时候,御行却忍不住咬了咬牙,似乎想弄清楚一会自己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痛到是不痛,不过就像是在过度劳累之后,你会感到腰腿酸痛,精神不振,好像......”

    “好像身体被掏空?”

    “啊,老夫之前还想着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你说的很贴切嘛。”

    什么玩意,剥离尾兽为什么弄得跟肾虚一样?呜!

    就在御行想着吐槽一下的时候,来自忍宗之主,大筒木羽衣的剥离之术已经开始了。

    随着两股性质相反的阴阳查克拉涌入了他的身躯,羽衣的锡杖仿佛产生了强大的吸力一样,在一瞬间仿佛要将御行的灵魂都抽离出去!

    啊啊啊啊!御行本能地想要大声喊叫,可是却发现身体软绵绵的连一丝喊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被动享受着这种仿佛灵魂被剥离的“特殊按摩”。

    差一点......还差一点......出来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后,羽衣犹如兢兢业业的产婆一样用锡杖从少年胸口抽出了一团散发着月白色光芒的小圆球,然后将其交到了御行手中。

    但在战战兢兢地伸手接住了这个比西瓜大不了多少的白色圆球时,御行却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这是啥玩意?我的辉夜呢?那么好看的辉夜呢?为什么生出来的是个球啊?

    原本御行还想看看这位六道仙人发现自己的替身长得跟他老妈一样时是什么反应,但却万万没想到,剥离出来的辉夜姬却变成了这样一团东西!

    “如果你还要出去解决那个敌人的话就快点去吧,现在开始你的身体会很快出现剧烈的剥离反应,能否维持“净眼”的空间穿梭能力也未可知晓。”

    看到这位少年抱着自己的“尾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不知底细的羽衣连忙出言提醒到,毕竟他可是经历过这个过程的人,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出现怎样的状态。

    对啊,现在好像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现实世界里还有个大麻烦没解决。

    反应过来后,御行立即感受到了体内的那股力量在飞速消散,原先轻松能看到的空间点线也逐渐模糊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您,您自己保重啊!”

    将“辉夜姬”收入了自己体内后,御行连忙伸手在眼前一划,利用所剩无几的“净眼”能力破开了空间的间隙,犹如幽灵般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中。

    保重吗......嘿嘿,老夫是已死之人,还有什么好保重的。不过如果他日还有机会相见的话......

    看着御行那迅速回到了现实世界的身影,羽衣最后看了一眼森林那一边,自己则是朝着天空飞去,回到了自己常待的忍宗遗迹处。

    与此同时,当御行回归到了现实世界的一瞬间,时间的流动则是立即回复了正常!

    而他第一眼看到的,则是犹如潮水般迎面而来的蛇海,以及隐藏在蛇海深处的骨刺以及君麻吕的身影。

    大概能维持这种状态的时间还有三十秒左右吧......不过似乎用不了这么久了。

    在这对蓝色瞳孔之中,君麻吕那原先看上去压迫感十足的身影却仿佛待宰的羔羊一般,御行甚至仿佛能看到蛇海中每一只蛇下一刻会移动的位置,就像世间万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种洞察能力.......甚至强于白眼百倍!

    “再见了,君麻吕,你倒是个不错的对手。”

    下一秒,御行的双手在前方抓住了一团“空气”,随后猛地朝左右一分!

    在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候,君麻吕原本紧紧盯着御行的视线突然从中岔了开来。

    是的,这种体验非常奇怪,就像是你在盯着一幅画看,然后这幅画突然被人一分为二了似的。

    等等?不是我看到的东西被一分为二,而是......我被一分为二了?

    两秒后,当君麻吕的左右两边身躯掉落在地时,他才彻底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双手一分,他面前的空间仿佛被直接撕裂了一般,原本汹涌的蛇海和君麻吕本人都被从中切为了两端,随后......犹如被看不见猛兽吞噬一般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在君麻吕意识的最后一刻,他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一对蓝色的瞳孔缓缓便为白色的一幕,但这位少年的身躯却是在下一秒便被拖入了空间的裂隙,意识也随之烟消云散......

    看到君麻吕已经彻底被“净眼”引起的空间裂隙吞噬后,御行的身躯也缓缓倒在了地上。

    当倒在地上时,他的头发变回了原先墨黑的颜色,瞳孔也恢复了纯白的白眼特征,就仿佛先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