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木叶的奇妙冒险 > 第二百零四章 月相
    什么!这小子疯了吗?

    当看到御行居然安排一个辉夜姬朝这边冲来的时候,无论是君麻吕还是血染圣碑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虽然辉夜姬在“始祖查克拉”的加持下战力的确很强,但从之前的战斗却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身板是非常脆弱的。

    替身并不是无敌的存在,恰好相反,在很多时候替身或许是一柄双刃剑,如果没用好导致被别人一下把你替身打碎的话,那替身使者也会相应的变成粉碎,然后在阳光下被直接蒸发。

    所以这时辉夜姬居然独自一人朝这边冲来,这不是找死吗?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不管了,打了再说!

    在辉夜姬的身影朝这边飞来的瞬间,君麻吕则是毫不犹豫地将手上的“最强之矛”朝那边刺了过去!

    巨大的螺旋状长枪散发着黑色的光泽,在“咒印二”的加持之下,这一击的威力恐怕足以将一个大活人当场蒸发。

    对,不是刺穿,而是蒸发,如果被这玩意刺中的话根本不是肚子开一个大洞这么简单,而是连人都会当场消失的那种!

    但即便如此,辉夜姬却依然迎着那柄长枪的尖端冲去!仿佛完全不害怕会被捅成碎片一般!

    虚化!然而,当就在那个白色身影下一刻将被刺穿的瞬间,不远处的御行却突然做了一个让对方完全意想不到的举动。

    当辉夜姬与最强之矛交错之时,她的身影竟是在君麻吕惊讶的目光中透了过去!犹如幽灵般穿到了牢笼顶端的骨刺处!

    这是?替身的“虚化”状态!直到辉夜姬透过了这一击出现在他身后的那一刻,君麻吕才反应过来原来替身还有这种特殊用途!

    替身本来的身躯就是呈现虚体化的状态,但在进入战斗时可以变为实体化,而在之前两位替身使者交战时,双方的替身都是在以实体化的状态对战,这让君麻吕甚至一时忘了还有这么回事。

    于是,就在君麻吕刚刚反应过来的瞬间,在后方的辉夜姬和在前方的御行同时动了。

    “柔拳法.八卦一百二十八空掌!”

    几乎在同一时间,御行和辉夜姬同时身后出现了巨大的八卦阵图,在短暂地摆出了一样的姿势后,一股犹如洪流般的空掌波动直接划破空气从上方和下方冲向了被架在正中央的君麻吕和血染圣碑!

    将空掌以八卦掌的姿势连环挥出,这种复杂的技术在目前整个日向一族里只有御行能够将其掌握,不过跟其共享技术层次的辉夜姬自然也能做到这一步就是了。

    当两股月白色的掌波洪流自头顶和脚下同时袭来时,即便是君麻吕也不由得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同时立即调动旁边两侧的白骨刺丛朝这边转移了过来!

    一时间,数十根坚硬无比的巨型骨刺从旁边迅速伸出,犹如城墙般一前一后地挡住了君麻吕和血染圣碑的身躯。

    但随着剧烈的掌击连翻轰来,那数十根巨型骨刺竟是还没支撑多久便被直接轰碎!

    不过多亏了这些骨刺争取到的时间,君麻吕和血染圣碑的身躯早已悄然潜入了旁边的白骨之中,导致两波八卦空掌交错的正中区域顿时变得空无一物!

    哼哼,上下夹攻固然不错,但只要我离开了这里,就变成你和替身两边互殴了吧?倒要看你怎么收这个场子!

    在君麻吕成功脱身的同时,他仿佛看到了御行和辉夜姬同时将“八卦一百二十八空掌”轰在对方身上的一幕!

    下一秒,两股白色的掌击的确奔流般分别朝对方涌去,辉夜姬的掌击飞向了御行,而御行的掌击则是飞向了辉夜,俨然一副自相残杀的架势!

    但怪异的是,御行却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反倒是在君麻吕让开了身位后主动被辉夜姬的发丝往上方拉了起去!

    这家伙!想自杀吗?当看到御行居然主动往上方飞去时,君麻吕都不由得露出了看疯子的表情,虽然他自己已经够疯的了。

    然而就在这时,随着御行的身影往上迅速飞去,无数从天而降的掌击居然擦着他的身体滑了过去!并没有一击结结实实地打在这位少年的身上!

    数以百计的掌击从数百米的高空往下落去,但却没有一击擦中御行的身体,这显然不是巧合这么简单,而是他们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如果仔细看去的话,不难发现在御行和辉夜姬的“八卦一百二十八空掌”里始终存在着一小片完全没有受到攻击的区域,而御行的身躯则始终朝着那边区域往上飞去,所以竟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糟了!他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当君麻吕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随着御行的身影成功到达了这片白骨牢笼的最顶端,两人四手合力朝上面一轰!竟是直接将牢笼最脆弱的顶部轰出了一个大洞!

    “拜拜喽,蠢货!”

    下一刻,御行和辉夜姬犹如出笼之鸟般朝外头飞了出去,只留下君麻吕和血染圣碑待在里头独自神伤。

    “主人,我们好像又被耍了,我们好像一直在被耍。”

    “闭嘴!赶快追上去把他们干掉!”

    这时,纵然是意志力极强的君麻吕也忍不住了,他立即双手一分将周围的骨牢退散,随后乘坐着自己的替身也往上方飞了过去!

    当骨牢退散后,黄昏已经由方才的金黄色逐渐变得黯淡了下来,犹如过去的数千万个夜晚一样。

    而御行和辉夜姬的身影则是在不断地往上飞着,不断飞着,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还要往上面去吗?感受着身边的云层不断被拨开,地面变得越来越小的这种疏离感,君麻吕的心中也逐渐变得更加疑惑。

    虽然他们身为替身使者可以借助替身的力量往上飞去,可是始终这并不是自己的能力,如果一不小心掉了下来的话,飞得越高自然会死得越惨......

    嗖!就在君麻吕和血染圣碑终于穿透了数千米高空上方的最后一层云海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轮通体金黄色,悬挂在墨蓝色天空之中的新月。

    尽管如今并没有完全入夜,可是当穿透了云层的阻挠后,在千米高空看到的月亮依然显得如此皎洁,仿佛一伸出手来就能触摸到那流水般的月光一般。

    “打算选择这个地方来当做你的墓地吗?”

    千米高空,月光隐约散落在两人下方的云层之上,为这片天空点缀了异样的色彩,不过这依然难掩君麻吕身上的阵阵杀意。

    “墓地啊......如果能死在这种地方的话,说不定也是一种挺不错的选项。”

    不过很可惜,现在的我还不能死,至少在把你们这群家伙全部送走之前。

    当抬头望向了头顶上隐约可见的明月时,御行身边的那个身影则是缓缓漂浮在了上方,然后举起了自己纤细又白皙的手臂。

    很罕见的,在月光照耀下的辉夜姬露出了对于替身而言过于复杂的表情,她仿佛想要抓住月光的原点一般伸出手去,可是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这时,御行也察觉到了辉夜姬的异样,不由得开口问到。

    “没什么,只是好像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仿佛那本来......就是妾身的东西。”

    当那对泛白的瞳孔望了几眼天空中高悬的那个巨大物体后,辉夜姬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随后,周围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