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木叶的奇妙冒险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最后的宁静
    当一天的修炼结束后,回到了日向宅邸的雏田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似乎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变得截然不同了。

    “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收拾一下准备用膳吧,等你很久了。”

    照理来说,雏田一大早就自己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又是这么晚了,她本来都已经预定好了会被日足一顿狠批,可实际上却没有。

    日足的态度不但好的出奇,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怪异,怎么说呢,反正就是给人一种不太自然的感觉。

    “怎么?父亲大人今天没吃药吗?”

    在饭桌之上,雏田小心翼翼地对坐在旁边的哥哥问到,她的脸上带着有些惶恐的表情,似乎不明白为啥日足会变成这样。

    “与其说是没吃药,倒不如说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吧......”

    “咳咳!”

    就在御行悄悄地和妹妹咬着耳朵时,坐在对面的日足突然咳嗽了一声,似乎在说“老子还没死呢,别这样光明正大的说悄悄话好不好”。

    “父亲大人,别害羞啊,你明明受到了那封信后也是挺开心的不是么。”

    “少废话,吃你的饭!”

    那封信?啊,是自来也老师拿给德间叔叔的那个信封吗?看到日足的奇妙表情后,雏田也终于想到了好像还有这么一回事儿。

    似乎是对雏田的表现十分满意,今天在德间过去接大小姐回家时,自来也还拖德间带了封信给日足,上面写着诸如日后有空当登门拜访,还有雏田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弟子之类的话。

    既然那位大人都已经这么说了,日足也终于放宽了心,他原本还害怕雏田会学没几天就被自来也扫地出门,现在看来应该能有个善始善终了。

    用完晚餐后,雏田兴冲冲地开始把今天修炼时遇到的好玩事情告诉哥哥,但说着说着,话题就转移到了某只黄毛狐狸的身上。

    “对了哥哥,鸣人那家伙说他是你的同学,而且是你从小的死党?”

    在今天修炼空档期的时候雏田也和那位不太靠谱的师兄聊了聊,鸣人知道这位小师妹居然是御行的妹妹后也非常开心的样子,毕竟大家都这么熟了嘛。

    “谁和他是死党......普通朋友吧,而且他脑子不太好使,所以以后离他远点,免得被那家伙的降智光环波及到。”

    “什么叫“降智光环”啊?”

    “就是跟他待久了后存在感就会变得越来越低,然后智商也会越来越低,到最后只能变成一个在关键时刻出来挡枪的工具人......反正就很糟糕。”

    虽然不知道哥哥在说些什么,但总之好像很惨的样子。这时,雏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以后就离他远点好了。”

    “那就好......对了,这个东西你带在身上,以后可能有用。”

    发现雏田似乎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后御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交到了妹妹的手上。

    “这是?糖果吗?”雏田拿起瓶子放在眼前晃了晃,透明的玻璃瓶里装着的是一颗散发着皎洁光芒的药丸,看上去好像有点眼熟。

    “不是糖果......这是上次莲奈带来给我的“仁丹”,如果以后你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就吃下它,然后这玩意会在你体内产生一股强大的查克拉。”

    在给妹妹解释的时候,御行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她的面前,随后在手掌上凝聚出了一个纯白色泽、精纯至极的查克拉球体。

    这颗球体看上去在疯狂地旋转着,整个形态和之前雏田喜欢玩的那个“球”似乎十分相像的样子。

    “螺旋丸?哥哥你什么时候......”

    “不是这个问题,你主要观察这股查克拉的构成。”

    没错,御行此时使用的就是“螺旋丸”,这个术对于已经熟悉掌握了查克拉操控以及形态变化的他而言可以说是毫无难度,只不过平时完全没必要用罢了。

    “这股查克拉......好纯净,质量比普通查克拉要强出好多的样子。”

    由于有着白眼的关系,雏田自然一下就能看到这股查克拉和普通查克拉的区别在哪儿,也一下明白了哥哥刚才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错,这颗“仁丹”可以帮助我们体内凝聚这种力量,不过凝聚出来的查克拉是一次性产物用完就没了,需要再通过“仁丹”来刺激产生。”

    “莲奈姐姐那边还有仁丹吗?”

    “短时间内没了,你手上一颗,我手上还有两颗,就这么多,所以不到危机关头千万不要乱用哦。”

    危机关头吗......虽然御行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可雏田却从里头感受到了一丝异乎寻常的气息。

    最近无论哥哥还是父亲大人都是杀气腾腾的,而且是我的错觉吗?在家里到处见到的“分家”成员似乎增多了?

    雏田虽然年纪还小,可她毕竟也是日向一族的大小姐,当然清楚知道族里“宗家”和“分家”的那段恩怨情仇。

    通常宗家的人在自己家里是不会带护额的,分家的人即便在自己家里也会带上护额,而其中的原因自然是纹在额头上的“笼中鸟”咒印。

    放在之前的话,分家的人一般都居住在日向宅邸的外围地带,御行和雏田他们居住的中央区域几乎放眼都是宗家的人,可最近这种情况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在一干最近经常出入族长书房的人群里,分家的实质领导者日差出现的频率变得非常高,这甚至让雏田都感觉到了异常。

    “最近要有什么大事发生吗?而且这件事还和日差叔叔有关?”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雏田在最后一刻拉住了准备离开的御行的衣角,低着头问到。

    呼,我就知道她差不多按捺不住好奇心了。摇了摇头后,御行摸着妹妹的脑袋笑着说道::“是吧,不过这和你暂时还没有关系,你只需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就行。”

    “那到什么时候才和我有关系?”

    “就......到你能自己保护自己为止吧,晚安。”

    轻轻关上了房门后,御行便离开了这里,只留下雏田一人在房间之中。

    “保护自己吗......哼,哥哥还觉得我是个小孩呢,很快我就要让你也把下巴掉在地上。”

    嘀咕了几句后,雏田便躲在房间的角落悄悄地结起了印,很快的,那只通体透白的蛤蟆大小姐便出现在了此处。

    “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钰,继续陪我一起修炼吧,我必须赶快变强才行。”

    就在昏暗的灯光照映之下,雏田的目光显得非常坚决,似乎下定决心要让哥哥对自己刮目相看似的。

    从这天开始,雏田每天白天跟着自来也老师学习,晚上则是和蛤蟆钰一起修炼,不知不觉间,三周的时间一下就过去了。

    “呼,终于到了正式的选拔赛,因为过于紧张甚至都没有睡好,真是的......”

    当终于到了第三场中忍考试选拔正赛的时候,鸣人起了个大清早,有些迷迷糊糊地朝着比赛场地走去。

    “今天的重点在我爱罗身上,手鞠和勘九郎你们一定要看好他。”

    “是!”

    与此同时,在砂隐村的居住旅馆之内,马基正对下属们布置着任务,但手鞠和勘九郎的表情中都可以看出紧张的神色。

    “簌簌簌,这个时候终于到了。”

    而在木叶的街道上,被两人前后抬着的有着“风之国”图案的轿子里头,伪装成风影的大蛇丸正看着外面熟悉的街道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最后,在位于木叶村角落处的日向宅邸之内,日差正将特殊的伪装物涂在额头上,而日足则是在对一群穿着黑衣、蒙着面罩的人交代着什么。

    因缘际会,新仇旧恨,就在今日木叶将迎来一阵无比锐利的劲风,斩断纠缠数十年的因果。

    哼.....游戏开始了。此时,站在宅邸门口正准备出门的御行则是看了看身后那平静如常的家族大宅,稳健地迈步朝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