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木叶的奇妙冒险 > 第十九章 血雾的可怕
    针对穴位的攻击是非常精巧的攻击,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偏差都会使得威力大减,甚至产生不了效果。

    而看到迪亚波罗的手掌发生了变化后,御行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很显然,在御行使出“八卦四掌”对迪亚波罗头颈部位的四个死穴进行攻击时,他非常恰到好处地切换了表裏,将身体换成了另一个人格“托比欧”的身体!

    由于这变化只是发生在眨眼间的缘故,御行并未留意到挨打的人到底是迪亚波罗还是托比欧,可前者和后者在身体结构上却是不同的,换句话说,就是针对迪亚波罗身体穴位的攻击并未能在托比欧的身上产生效果!

    这家伙......柔拳克星么他是。

    看着正一脸阴笑的迪亚波罗,御行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倒霉,一出门就遇到这么麻烦的对手。

    拥有表里人格的异常者,在表裏切换时身体也会切换,同时也会造成穴位的变化,这对于现在的御行而言毫无疑问是最难应付的对手,因为他的柔拳很难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簌簌簌,你的回合结束了,接下来是我的回合。”

    “不,咱们又不是在玩口袋妖怪,没有回合一说......”

    A级叛忍迪亚波罗发动了“高速移动”!

    A级叛忍迪亚波罗抛出了“染毒手里剑”!

    A级叛忍迪亚波罗使出了“绯红之雾”!

    还没等御行吐槽完毕,迪亚波罗那矫健的身躯已经立即消失在了眼前,随之而来的是三枚泛着绿色光泽的手里剑以及一股犹如爆弹般炸开的血雾!

    喂!不是说好了是你的回合吗!怎么还可以三联动的!

    瞬间,御行马上以极快的速度朝旁边一滚,捡起了地上一块木板朝手里剑飞来的方向甩去!

    要知道,现在御行并没办法凭借自己的动态视力来躲开专业人士的手里剑,于是只能用这些取巧的方法了。

    当!当!当!伴随着三声闷响,飞出去的木板直接被手里剑的威力冲的飞了出去,可就在这时强烈的杀气却突然出现在了御行侧方!

    迪亚波罗那家伙在这里!

    感受到了杀气后,御行连忙转身将正面对准了那个方向,准备迎接来敌的进攻。

    嗖!可就在这时,“辉夜姬”的耳朵却听到了一阵极其,极其轻微的声音,而且这声音的来路居然是和杀气既然不同的方向!

    为了安全起见,御行通常都会让“辉夜姬”漂浮在自己身后大约半米的位置,而他的感觉和“辉夜姬”是相连的,换句话说,就是他的身后出现了什么东西!

    什么鬼!糟糕,来不及防守了!

    从身后出现的那个东西的速度实在太快,还没等御行的身子行动起来,一股犹如刀子般的锋锐力道已经插在了他的身后!

    噗啊!在被这股力道命中后,御行只觉得五脏六腑就像是拧成了一团似的,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前方飞去,同时在空中便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呜!眼看就要撞到墙壁时,御行连忙强行以左手在墙上一蹭,尽可能的消去了一些冲击力后撞在墙上落了下来。

    重伤,毫无疑问,如今迪亚波罗的实力要远在日向御行之上,所以后者被直接命中就是如此惨烈的下场。

    可即便如此,迪亚波罗却不由得发出了“咦”的一声,似乎感觉刚才的那一幕有些怪异。

    不对,怎么回事?刚才那一击居然没有贯穿他?还有那种手感......不像是打在了血肉之躯上吧。

    迪亚波罗的爱好就是穿胸,所以他的双手都被磨练的比刀刃还要锐利,再加上他查克拉的量也远大过御行,所以无论如何刚才那一击都应该是直接后背进前胸出的结果才对。

    但事实上即便御行吃下了这重重的一击,却只是吐了一口血而已,并没有如同迪亚波罗想象的那样被穿胸而死。

    呼......呼......呼......这家伙,刚才他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本体会和杀气从完全不同的方向过来?

    虽然迪亚波罗此时一肚子不解,但御行其实也有着极大的疑问,而在他的身边,“辉夜姬”那娇小的身影则是有些虚弱的飘在空中,原本及地的长发也断了一半。

    没错,刚才御行之所以能从那一击之中生存下来,主要依靠的是“辉夜姬”的防御能力。

    和集中注意力在前方的本体不同的是,“辉夜姬”的反应速度和行动速度要快上许多,几乎是在迪亚波罗的右手刺过来的同时,她就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将长至地面的白色长发犹如茧一般重叠起来,然后再抽取御行的查克拉对这些发丝进行强化,这就形成了一面相对坚固的盾牌。

    当然,所谓的坚固也只是相对于御行的血肉之躯而言,在迪亚波罗的攻势之下这面盾牌被直接洞穿,接着承受攻击的则是已经实体化的“辉夜姬”而非本体。

    不过即便如此,当替身遭到创伤后,本体也会承受相同的伤害,所以这一击之下御行也是受伤颇重......

    “臭小子,你刚才到底......”

    “这些血色的雾气,就是你最拿手的术吗?”

    正当迪亚波罗打算开口的同时,御行则是冷静地看了看漂浮在小巷子当中那些若隐若现的血色雾气。

    虽然并不像再不斩的“雾隐之术”那样让空气中充满浓雾,可这些淡淡的血雾却也能遮挡一定程度的视线,不过显然迪亚波罗的目的不在于此。

    “刚才我感受到了一股和你本尊的方向完全不同的杀气,从而使我判断错了你的位置,那些杀气应该就是这些血雾释放出来的吧。”

    御行的感知非常敏锐,虽然他的眼睛追不上迪亚波罗的速度,可是却能清晰地顺着杀气的传来方向找到对手。

    然而,这些血雾的存在却让他敏锐的感知反而成了累赘,毕竟在战斗中朝向错误的方向进行防御的话那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不是么......

    “哼,就算你看得出来又怎样?下一击你还能防住吗?”

    伴随着迪亚波罗冷酷的话语,他的身影犹如幽灵般消失在了这片血雾之中。

    原来如此,这家伙是雾隐村的叛忍,这么纯熟又充满血腥气息的水遁暗杀术还真是可怕啊......这下真是麻烦大发了。

    当迪亚波罗消失后,御行只觉得自己的脑门上似乎架着一柄随时会挥下的刀刃,只要他一不留神就会被切为两段。

    怎么办?看不到他的影子,动态视力也跟不上他的速度,如果单靠杀气感知的话又会被“血雾”误导,下一击过来我真的能防得住吗?

    为了防止从背后受到攻击,御行连忙将自己的后背靠在了墙上,免除了身后九十度角的受攻击风险。

    前方的九十度角可以通过肉眼来防备,头顶上的部分则是让“辉夜姬”看着......可还是好没安全感啊。

    将身体靠墙虽然可以减少后背受到攻击的风险,可缺点是缩减了自己的闪避空间,要是能防住对方的攻击还好,防不住的话......当场暴毙。

    可恶!一定要看清楚他的动作啊,否则会死的!这可不开玩笑!

    生死关头,御行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睛上,他那对犹如患了白内障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前方,警惕着随时可能过来的攻击......

    可就在这瞬间,御行却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那便是......眼前所见的景象却突然开始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缓缓流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