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聊斋假太子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背景背影
    天上一抹月影,栖霞寺的小院中如同落了一层寒霜。

    陈抟和彭祖两人下棋,在棋盘上也纠缠的难分难解,苏阳早将茶壶扔在一边,负手而立,寂然立在五谷树下。

    小院之中又多了一个人,身上穿着大褂道袍,袖口宽大,脚下穿着圆口鞋,头上戴着纯阳巾,手中拿着一拂尘,衣衫整洁,纹饰中也有几根金丝,形体尊贵,神色湛然,对着陈抟和彭祖两人行礼。

    这个道士,就是对苏阳施展神魂天降的元道人,元真,太子陈阳身边的得力高手,也是瑞王府郡主香儿的师傅。

    苏阳背对着此道士,略略一瞥,将他整个容貌记在心中。

    元道人进来之后,又有几个道童搬进来了两个箱子,如此等到道童全都退下,元道人才又对陈抟行了一礼,说道:“陈抟老祖,久仰仙名,近来听闻老祖落足栖霞寺,特来参谒拜会。”

    陈抟手中棋子落下,略略抬眼,说道:“元道人在关外破了白鹿秘境,拿走了一十九棵鹿衔仙草,将白鹿一族赶出关外,死伤者三千,流离者数万,这等盛名,我们也有耳闻。”

    鹿衔草是能续命的神药,即便是人死了,服用了鹿衔草也能死而复生。

    “惭愧,惭愧。”

    元道人一听陈抟提起此事,面色羞愧,说道:“白鹿一族遭逢此厄,实在出于无可奈何,小道受皇上恩惠,护佑太子义不容辞,甲申年,齐王作乱,攻入京城,太子逃亡之时身受重伤,无可奈何才去求仙草,只是他们不肯,无可奈何才出此下策。”

    那你偷一个不行?

    苏阳可不信元道人的这些鬼话。

    陈抟和彭祖神情依然,悠然自在的下棋,对元道人的这些话没有半点反应。

    “老祖。”

    元道人打开一旁箱子,对陈抟说道:“这里有三棵鹿衔草,千年人参,何首乌,雪莲,都是难得一见的仙品,今日特来送于老祖。”

    鹿衔草有起死回生之能,苏阳是知道的,而这千年人参,何首乌,雪莲也都是难得的仙药,古传说中,有不少人成仙都是因为吃了这种千年仙药。

    “啪!”

    彭祖将手中棋子一扔,将棋盘上的棋局砸乱,起身说道:“不下了,生气。”

    “你又来这一手。”

    陈抟看着乱成一团的棋盘,恨得牙痒,说道:“你都要输了。”

    “我输了?我怎么输的?”

    彭祖矢口否认,迈步一晃一晃的来到了元道人的身前,仔细的打量箱子里面的鹿衔草,千年人参,何首乌,雪莲等仙药,看过之后,赞叹道:“好东西啊,你这老头真是好福气,有人给你送这种仙品。”

    “呵呵。”

    陈抟摇头笑了,说道:“麻烦上门,哪里算得上福气?”

    转过身来,陈抟看向元道人,说道:“你有什么事,先说吧,若不麻烦,我就将这些东西收了,若是麻烦,这东西你自己拿走。”

    毕竟是仙品仙药,便是他们这种超脱凡尘的神仙中人,也会动心。

    “不麻烦,不麻烦。”

    元道人一看陈抟吐口,笑道:“对老祖来说,此事轻而易举,只需要轻轻勾勒几笔,写上一信就好,只要老祖写这一信,这里的仙品就全归老祖所有。”

    给谁写的信?

    苏阳暗想。

    陈抟摇头,说道:“别含糊,事情前因全说给我,让我明白此事,才有可能帮你,若你含糊其辞,就将这些东西带走便是。”

    元道人见陈抟这个态度,做了一诺,这才说起了前因。

    “当初太子重伤,眼见性命不保,而荒山野岭之中,刚好有一男子晕倒在地,小道便拿此男子,做神魂天降之术,不想施法有岔,不仅未帮太子转生,反倒是损了太子元灵,伤了太子气运,全然便宜了那个路人。”

    元道人对陈抟,彭祖两人说起当初之事,说道:“当时太子性命垂危,后面又有追兵,小道索性在此人身上做了手脚,让他化作太子,带着大印,以吸引追兵,小道则带着太子,前往关外求鹿衔草,力求保住太子性命。”

    陈抟和彭祖两人在一旁静听,苏阳也是第一次在这当事人的口中,听到那时候的情形。

    “那个被神魂天降弄出之人,本来就是一饵,小道深信,即便是此人被抓,齐王也定不会杀他,只等太子安逸,小道找到此人,拿回大印,夺回气运就是,谁料想太子好转,反倒是这个替身出了意外。”

    元道人说道:“在替身旁的仆人皆死,和我们断了联络,唯一所知的消息,是此人在广平县城出现一次,在沂水县城出现一次,除此之外,再无音讯……”

    苏阳淡然的听着元道人说着太子方面的信息。

    “你想找到他?”

    陈抟明白了元道人来请他的缘由。

    “正是。”

    元道人说道:“阳间找人,一般凭借面貌,那人面貌被小道所改,和太子一般无二,如此满天下都在找他,他在人间自然举步维艰……”

    苏阳在一旁静静倾听,听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倘若那人觉察了自己面貌不对,换回了原本面貌,你应当如何呢?”

    元道人看向苏阳。

    他自从进入此院,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苏阳,陈抟和这位仙人在此下棋,那个人负手而立一旁,即便是听到了鹿衔草,千年人参,何首乌这等仙品,让两位仙人都停下手来,此人仍旧是没有转头,想来排场极大,并且此人如渊如海,让他看不分明,想来修行极高,故此他不敢不敬,听闻苏阳询问,连忙一拱手,说道:“仙长,小道在施展神魂天降之后,便将太子的神魂记忆塞入那人识海一点,仅凭此一点,对方必然会以为自己是太子,权势两字诱惑极大,足以蒙蔽此人双眼,即便是假,也想当真,而若他是一个不受权势所惑之人,这一点识海记忆,也足以扰乱他的心神,一旦他要迈入仙途,必然时时刻刻絮绕心神,让他心灵片刻不得安宁,修行永无寸进。”

    “至于说那人换回本来面貌,实话说,知道他本来面貌的仅有小道,小道的弟子,以及随在那人身边的仆人,若是想要凭借相貌找人,这大乾王朝亿亿万万之人,让小道在茫茫人海之中来找他,怕这一世都难找到。”

    元道人说道:“因此若要找寻此人,应当前往阴曹地府,在阴曹地府的生死簿中一查,便能知道此人下落,如此轻而易举便能将此人抓在手中,拿回大印和气运。”

    环环相扣啊。

    苏阳背身而立,心中感叹,又问道:“你们下地府了吗?”

    “去了。”

    元道人说道:“不久之前,小道让弟子拿着箓文,前往阴曹地府,寻找弟子旧友,让他们前往酆都城文书司中秘密查看,在文书司中,有一个王录事,有一个顾录事,两人翻看了生死簿之后,说是生死簿中并未记录此人,推荐我们前往转轮王府,查看此人是否已经投胎转世……”

    王录事是王梅,顾录事在苏阳帮了乔大年和连城之后,也死心塌地,都是好兄弟。

    “仙长应当知道,当今之世,倘若有人携带天子气运而生,对众生来说,只会是一个灾星。”

    元道人说道:“因此,我们需要到转轮王府一趟……”说到此时,元道人看向陈抟,说道:“老祖当年未成道时,曾在转轮王府做过门客,对转轮王府熟悉,因此我们来请老祖您写上一封书信,让我们能够到转轮王府,得到转轮王府的帮助……”

    原来如此。

    苏阳暗暗点头,这样算来,他还真是有几分巧运,若非春燕给他玉液,此时还在修仙路上打滚,若非神笔勾消了生死簿,太子的人不定就查听出来苏阳身份了……毕竟这生死簿,阴曹地府十殿阎罗人手一份。

    但现在没事了。

    陈抟和彭祖两仙也明白了元道人的目的,表情古怪。

    “怎么了?”

    元道人看没人应声,不明就里。

    “没事。”

    陈抟含笑说道:“只是你求到了正主而已。”

    正主?

    元道人看向苏阳,只见苏阳仍旧双手负立,背身对他,从来不曾转身,也从来没有正眼来瞧他。

    “他说正主,是因为我便是半个转轮王府之人。”

    苏阳淡淡说道:“是否能得转轮王府帮助,应当看我。”

    元道人看向苏阳,越发感觉此人深不可测,再度看向陈抟和彭祖,彭祖脸上带笑,对元道人介绍说道:“此人是转轮王的二女婿。”

    竟然是转轮王的女婿!

    元道人转过脸来,无怪此人如此高傲,始终不肯正眼看他,原来他竟然有如此身份,再看苏阳背影,元道人瞧见的是可怕的背景,更确切的说,这是一个有背景的背影。

    念及陈抟曾经在转轮王府做过门客,此时出现在这里,恐怕也是陪这大人物的。

    “原来是转轮王府的驸马爷,小道元真,见过驸马。”

    元道人对苏阳深深行礼。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