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聊斋假太子 > 第二章 内贼是你?
    兰若,泛指佛寺。

    是寂静处,是空闲处,是远离人间热闹处。

    故此在这荒山之中出现佛寺多称兰若。

    板车在佛寺前面停下,苏阳转过头去,一路追过来的鬼已经隐匿不见,兴许是这佛门宝刹,有护法迦蓝,让这鬼不敢靠近。

    将马拴在寺前古树上面,苏阳来到了佛寺之前。

    寺门古旧,牌匾上也看不清楚寺名,苏阳也是从外面的石碑上面,知道此寺名叫做宝禅寺,夜晚能找到这种地方留宿,对苏阳来说真是幸事。

    夜色已深,苏阳唯恐僧人入睡,听不到扣门声,抡起拳头对着山门锤下,只听嘡嘡两声,不见山僧前来开门,倒是这门被苏阳两拳锤开……

    并非是苏阳拳头力大,纯粹是因为没有插门。

    睡觉不插门?

    提着灯笼,苏阳径直的走进门去,入眼所见,这寺内略显荒芜,墙角处杂草丛生,这寺庙并不宽大,从大门至正殿不过十来步,进入殿中后,见当中立一塑像,不是佛,菩萨,罗汉这等常见塑像,而是一和尚,殿内东西两边多有壁画,精致美妙。

    苏阳草草的看了一眼,提着灯笼过了正殿,后院是两间禅房,一间伙房,西边墙角处有一口井,东边则有一棵铁树。

    “大师。”

    苏阳在院内高声叫道:“我主仆二人贪恋路程,过了宿头,意欲在宝刹休息,万望大师方便,我等也定当奉上香资。”

    不见回应,只有回音。

    苏阳又推禅房门扉,也是一推就开,禅房里面并无席褥,想来着寺庙也是荒废了,再推伙房,见这伙房里面还有水桶铁锅厨具,不过也都蒙上了一层尘埃。

    “甚好甚好。”

    苏阳面露欢喜,这寺庙里面没人,反而是更趁心意,径直走出庙门,苏阳先将小义子扶到寺内,安排到一间禅房里面,这禅房里面虽无被褥,但床上铺着厚厚的茅草,倒是不担心夜间保暖。

    安排了小义子之后,苏阳又将板车去下,将马牵入寺中,拴在树上,寺内也有杂草,倒是能让这马也吃好。

    而后苏阳又开始打水,将厨房厨具洗刷一遍,又将沿路走来,路上顺手采摘的蘑菇,蒲公英都拿出来,用水冲洗,将蘑菇烩成一锅汤,蒲公英则另成一锅,包裹里面的窝头拿出来热一热,也算能吃。

    “唉……”

    苏阳长叹口气,没穿越前吃这样一顿饭图个新鲜,忆苦思甜。现在苏阳就怀念没穿越前的生活了……盛了蘑菇汤,蒲公英汤,手中夹着一个窝窝头前往禅房,先给小义子送过去。

    这太监虽然偏瘫,是个累赘,苏阳也没有将他扔下,一是有个伴,好过荒山野岭一个人独行。二则是苏阳有一些疑惑,需要这小太监解答。

    “小义子……”

    苏阳走到门前先叫一声,说道:“你这奴才也真是好福分,让爷亲自给你做饭……”

    “砰,砰。”

    “唔……唔……”

    房间里面并无回答,而是有这怪异的声响传来,似是小义子在敲打床板。

    苏阳用胳膊推门,一眼就看到房间异状,顿时让他毛发直立。

    自寺外消匿不见的青衣鬼正在里面,双手扼着小义子的脖颈,将小义子掐的面色青紫,额头上面青筋道道显现,双眼已经翻白,唯有双手不断的拍打床板。

    鬼居然跑到了寺内……

    传说中的护法迦蓝呢?

    当下苏阳也来不及思索,伸手就将手中两碗对着青衣鬼投掷过去。

    滚烫的汤水在半空中洒下,直穿青衣鬼,劈头盖脸洒了小义子一脸,而这一扔倒也有效,那青衣鬼飘然而退,待在墙角一侧。

    不会拉到仇恨了吧……

    苏阳看着青衣鬼,心中不免忐忑,眼神瞟到小义子身上,问道:“你没事吧。”

    “呜哇……”

    小义子不过十七八岁,直接就吓哭了,也不顾热水的烫伤,捂着脖子哭道:“刚刚我就是眯着睡了一小会儿,这鬼就爬了进来,沾到我的手,我手就木了,挨到我的腿,我腿就麻了,我想要喊救命,口舌不能发声,我想要挣扎,身体不能动弹,我是听着殿下在外烧火做饭,却无法呼救,若非殿下您在外面叫一声,我才突然如释重负,能够发声……”

    就在苏阳在外做饭的时候,这青衣鬼穿墙而来,直接给小义子来了一套鬼压床。

    苏阳凝视眼前青衣鬼,脑海中正想着如何应付,突然眼前一亮,说道:“你……是我白天所见,死在路边的那个人吗?”

    白天苏阳和小义子两个人遇到死尸,脑髓被吸,肺腑被掏空,横尸荒野,当时苏阳念了一篇超度经文,而后和小义子两个人绕过死尸,继续前走,而此时苏阳看此鬼身形服饰,倒是和白天遇到死尸差不多,只是蓬头垢面,无法看清真容。

    青衣鬼待在墙角,点了两下头。

    “你是因为我们路过,不曾埋葬,所以缠上我们的?”

    苏阳看这鬼可以交流,放松一点,说道:“若是如此,等到天亮之后,我定然带上铁锹上前,让你入土为安。”

    青衣鬼摇了摇头,飘身想要上前,却似遇到了阻力一般,定在墙角之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无法上前?

    苏阳心中一动,迈步往前稍稍挪动一步。

    青衣鬼立刻就往后逼退了一步。

    苏阳再度往前挪动一尺,而青衣鬼所在墙角,身体如同气球漏气,徒然小了一尺。

    “殿下!”

    小义子在床上看出端倪,叫道:“不仅我们怕他,他也怕我们,鬼也怕人!”

    根本不用小义子说,苏阳也看出了这青衣鬼在怕自己,于是更大胆的往前走一步,这青衣鬼登时缩成一团,如毛球大小,在墙角接连滚动,却无法破墙而出。

    苏阳脚步一抬,准备上前去收拾掉这恶鬼。

    “公子且住。”

    一只素手轻轻抓住了苏阳的手腕,止住了苏阳前进的步子。

    苏阳回过头来,顿时一呆。

    在这禅房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女子,一身翠绿衣裙,云鬓斜簪,柳眉杏眼,俏丽美艳,这女子一手轻握苏阳手腕,止住苏阳前进,说道:“公子且住,他一路护送公子来此,对公子实无恶意。”

    说话间,越身而过,苏阳只闻到一股冰寒幽香,似檀香,又似花香,极其舒适,但同时也让苏阳心中警铃大作,这荒山之中出现如此俏丽女子,又对这鬼怪了解,多半自身就是鬼怪。

    “护送?”

    苏阳略一愣神,说道:“你说他一路跟我们来此,是护送?”

    翠衣女子轻轻点头,似看出苏阳心中顾忌,轻声笑道:“公子无须害怕这小小异物,阳人气盛,鬼物难侵,新死之鬼不过三招,一遮,二迷,三吓,而有贵人,其气盛。有君子,其气刚。兵邢者,有肃杀之气。强徒悍匪,凶厉难近。公子沿袭天运,这等小小异物更毫无办法,只是……”

    翠衣女子只说一半,止口不言。

    只是什么?

    老子生平最讨厌两种人,一是话说一半的。

    翠衣女子伸手一指毛线球大小的青衣鬼,这青衣鬼凭空而长,恢复成为原本大小,脸面可见,青衫整洁,立足在墙角也多了几分真实,比起适才大有不同。

    “恩主。”

    青衣鬼对着苏阳一拱手,说道:“多谢恩主白日行道念咒,解脱了小人,否则在烈日之下,苦苦煎熬,小人这一点阴灵怕是要魂飞魄散。”

    苏阳略微点头,暗道这道经之中所记录的经文还是有作用的。

    “小人感恩公子大德,故此在太阳落山之后,便一路相随,暗中驱逐蛇虫猛兽,护佑恩主来到此地,以报恩主救命之恩。”

    青衣鬼对着苏阳躬身说道。

    苏阳点点头,自这青衣鬼出现之后,苏阳毛发竖立,只愿快走,并没有想太多,此时想来,在这鬼物出现之后,苏阳一路走来,确实不见毒蛇猛兽。

    “那你为何要伤我的奴仆。”

    苏阳问道。

    “皆因这奴仆对公子有加害之心!”

    青衣鬼言之凿凿,指着小义子说道:“小人知公子正在躲避仇家,故走路都在深山之中,但这奴仆这心怀恶心,不思公子恩德,反而沿途屡撕碎布做路引,引仇家来此,这等恶仆,自然该杀!”

    青衣鬼说话间拿出一把碎布,这碎布均来自行囊包裹,苏阳一看,就知道这青衣鬼所言非虚。

    原来是你小子把鬼子引到这来的!

    一路走来,苏阳虽极小心,但每每刚一落脚,追兵随之就来,之前苏阳还以为是敌军有追踪能手,却没有想到,身边居然有内贼!

    苏阳转过身来,正眼看着在禅房床上半瘫着的小义子。

    小义子的脸上有惊恐,有愧疚,眼眸根本不敢和苏阳对视,低垂在地。

    “没想到你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

    苏阳怒声说道:“看样子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了!”

    义正言辞的神态,活像谈话侠巴里艾伦。

    “谈谈?”

    青衣鬼讶然出声,这等仆人,难道不应该直接杀了吗?

    当然要谈谈!

    苏阳看着小义子。

    一直以来,苏阳都有疑惑。

    你说我一个身穿的人,怎么就成为了这大乾王朝的太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