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四爷:娇妃会算命 > 第97章 厚颜无耻
    “什么,他要去见正福晋?”宛莹听完绿果的禀报后,略有些惊讶,“他一个外男,能进来明月轩也是看在他是娘家舅舅的份上,怎么可能去见福晋?”

    “是,奴婢也是跟舅老爷这么委婉地说了。可是舅老爷那边……”绿果道,“舅老爷说,他是格格的娘家舅舅,应该去拜见福晋。”

    宛莹听到这里,心里泛起冷笑:这个舅舅可真有意思!他本就是地方教谕,对规矩什么的,应该很清楚,怎么可能如此不顾礼数,冒然提出要去见福晋?看来,是有备而来!

    “绿果,先晾着吧。到了用膳的点儿,你去膳房吩咐,四菜一汤就是,按着格格的分例送去。”宛莹道。

    绿果见自家主子并没有答应,遂道:“那舅老爷若是要走,奴婢……”

    “那就让他走好了,腿长在舅舅身上。他若是觉得宛莹怠慢了,要离开,我岂能拦着?”宛莹轻飘飘地道。

    “是,奴婢知道了。”绿果得了宛莹这样的回话,便也知道如何应对鞠教谕了。

    宛莹便让青芽去叫秋橘抱了晶晶过来玩,临到中午的时候,丫鬟们给她摆膳,春花这才回来了。

    宛莹让她先去将东西放下,再出来一块儿用膳,并不着急问她罗盘的事情。

    那厢,鞠教谕见绿果说福晋不见外客为由拒绝了他请见福晋的要求后,便将他一人留在房里。

    看着桌上摆着的膳食,鞠广民暗暗着急。他瞧着宛莹似乎信了他的话,可又不见她对自己亲近,就派了个丫头过来问候几句,根本见不到她再来。

    当年,顾氏瞒着他将宛莹骗出去卖了,他自然是知道。

    虽觉得这样对亲生外甥女实在是过分了些,可架不住对鞠氏留下来的那些嫁妆的贪恋。

    一整个下午,鞠广民就在屋子里转圈,心想着如何在四爷面前露个面。

    虽说宛莹对他再无先前的依赖和亲厚,可她到底还是念在自己是她舅舅的份上,所以他一说鞠缓缓的事情,她就满口答应了。

    鞠广民想到这里,耐不住了,遂走出门去,拉住一个下人说要见宛莹。

    且说,宛莹用过午膳后,便去瞧了瞧春花带回来的那个物件。

    “格格,这东西果真能看时辰位置的吉凶?”春花在一旁瞧着道。

    “当然。这可是咱们中国人自夏商周就开始的传统精髓。若是没有一点儿道理,能流传这么久远吗?”宛莹道。

    主仆两个在屋子里看了半天,直到绿果进来禀报说舅老爷请见格格,宛莹这才忙令春花收起来,出来见他。

    “舅舅午膳可用得好?”宛莹看到他一脸的垂头丧气,好像在此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蔫不拉吉地坐在那里。

    “多谢外甥女关心。看来,我是来错了。此番来是跟外甥女告辞的。”鞠广民一脸地感叹道。

    “舅舅此话是何意?”宛莹见他如此说,也冷了脸道。

    “外甥女,舅舅其实是想去见见四福晋。这也是舅舅担心你。你说你一个无根基的罪籍女子,能在四贝勒爷后宅里站稳脚跟,挺不容易的。舅舅只是个八品外官儿,也帮不上什么。所以特意想去跟四福晋表示感谢。”鞠广民“情真意切”地道。

    赤裸裸的危险!

    宛莹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这个自称是原身舅舅的男人,心里一阵反胃恶心。

    即便是与原身不亲,即便是陌生人,只怕也没有他这样歹毒的心肠。占了原身娘的嫁妆,还骗卖了原身为奴,现在居然厚颜无耻地说出这番明显就有威胁意思的话来。

    “舅舅的心意,宛莹心领了。只是福晋着实很忙……”宛莹耐着性子道。

    “那舅舅就跟外甥女说几句心里话,不知外甥女肯不肯听?”鞠教谕道。

    “舅舅有什么话,尽管说来。”宛莹道。

    “还是刚刚那句话,舅舅是怕你孤身一人在这四九城里,无依无靠,所以就想着若是舅舅能破格提升来这京城为官,或者至少升上几级,对外甥女也是襄助。这样你表妹也能有个好前程。”鞠广民一脸陈恳地道。

    原来,他一路上问了不少宛莹在四贝勒爷府的情况,绿果不疑有它,自是添油加醋,将宛莹如何得宠说了一番。

    这位好舅舅心里便更加有了谱儿,他本是用自己女儿的事情试试宛莹,见她答应,便认为自己不能白来这京城一趟儿。

    宛莹瞧着他一副自以为是、惺惺作态的嘴脸,真是倒胃到了极点。

    “舅舅这是想让我与贝勒爷说?”宛莹斜睨着他道。

    “呵呵,外甥女真是冰雪聪明,一点就通呀。其实舅舅这番要求,也是互惠之举。外甥女在这深宅大院里,半点依靠都没有。舅舅答应你,若是舅舅能升到这京城来,以后你但凡办点不方便的事情,都由舅舅为你张罗。”鞠广民道。

    “舅舅想得可真是远。宛莹明白了。绿果,你带舅舅去歇息一会儿,待宛莹见着贝勒爷,再与舅舅商议此事。不知舅舅意下如何?”宛莹道。

    “甚好。外甥女可是比你娘有福分多了。这四贝勒爷可是皇上跟前很得用的皇子,日后的前程也是大得很。外甥女若是能一直这么得宠下去,那日后更是有大前途。你也没什么娘家人了,舅舅可是你唯一的亲人。”鞠广民站起身,激动地手直抖道。

    “舅老爷,您跟奴婢下去吧。”绿果站在一旁都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道。

    宛莹一挥手,绿果便将他带了出去。

    “格格,真是气死奴婢了。实在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人。”春花破功地道。

    “就是,就连奴婢都觉得可耻。以前他家夫人对格格那般,现在跑来威胁格格。”青芽也道。

    瞧着两个丫头义愤填膺的样子,宛莹心里觉得一暖,微微笑道:“他的如意算盘是觉得我一定害怕他说出原来的事情。”

    “格格,贝勒爷若是真介意呢?”春花还是有点担心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