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天道罚恶令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往事
    “怕是这句话没说出来,他自己先被拆了。”

    “再说这京州的节度使,有何用?他统领京州各府,县!但哪一个官员的任命,升调他能做主?还不是内阁和皇上一语定乾坤。

    同样,玄天府的存在在京州根本就可有可无。玄天府的案子,哪一件可以无需申报直接处置的?还不是得皇上过问内阁过问?

    这也是为什么,皇上给我个虚职让我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缘由。在皇上看来,我在玄天府总镇这位置上纯粹浪费时间。

    当然,所有人都如此认为唯独不包括你。”

    “为什么?”陆笙嘴角勾起一个笑容,笑着问道。

    “你陆笙是何人?堂堂镇国公,手执金鞭的镇国公。你是天外谪仙,你是带领三大圣地平推了一个昆仑圣地的绝世英杰。

    你要做的事,谁敢指手画脚?你要说的话谁敢提反对意见?怎么样?我这通马屁拍的舒坦不?”

    “你的无耻模样,深得高公公真传,听得在下身心舒畅!”

    “过奖过奖!”沈凌丝毫不以为耻,还是洋洋得意的对着陆笙承让承让。

    “都说伴君如伴虎,无论是龙颜大怒还是龙颜大悦,这言语奉承都是必不可少的。我可是学了高公公很久才学到点精髓。

    毕竟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皇上是咋想的,要说糊涂了,你看看这几个月皇上的手腕,那可是一点都不含糊。可在我的身上,皇上一意孤行的都让我害怕。

    甚至都让我有种皇上都离不开我的错觉,好在饮食起居不用我,否则高公公都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每次看到高公公幽怨的眼神,我都有些不寒而栗。”

    “也许……”陆笙想了想诡异的一笑,“皇上身边还缺一个趁手的太监。”

    “滚!”沈凌一脚向陆笙踹去,但显然是不可能踹到陆笙的。

    “好在……五皇子就要回来了。等他回来,我就彻底的解脱了。到时候我一定要请个长假,然后和阿狸玩遍神州,谁叫我我都不回来了。”

    说话间,沈凌和陆笙来到玄天府。京州玄天府总部,所有人都在门外迎接陆笙。至少在牌面上,陆笙是京州玄天府唯一的主宰。至于他们心里怎么想的,谁知道?

    陆笙在办公室和沈凌完成交接,其实也没什么可以交接的。毕竟沈凌压根就没来上过班,手里也没啥活。

    “五皇子那边动身了,应该下个月初回京。到时候皇上和文武百官都会去十里亭迎接,我们一起?”

    “硬性规定么?”陆笙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五皇子这次回来多半会被册立为储君,你这话……我听着心里有些发毛。”

    “什么意思?”陆笙在主位上坐下,这一刻,他才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你好歹是五皇子的左膀右臂,听你的意思是你不怎么想去?这要被有心人看到,谁知道他们心里会冒出什么想法。”

    “我是五皇子左膀右臂?谁造的谣?怎么没人告诉我?”

    “还需要有人告诉你?大禹上下谁不这么认为?”沈凌有些懵,不知道陆笙是矫情呢,还是太飘了。

    “至少两个人不那么认为!”陆笙伸出两根手指。

    “谁?皇上?呵呵呵……就算皇上知道你对他忠心,但听了这么多人的话他心底也差不多该动摇了。放心,现在局势这么明朗,皇上也乐意五皇子继任大宝,他巴不得你是五皇子的人呢。”

    “不,这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五皇子。”

    这话落地,沈凌的脸色顿时一僵。气氛也瞬间变得有些压抑起来。

    “你……和五皇子有矛盾?”

    “没有!”

    “那是为何?我不记得你们有什么地方不愉快啊,楚州那次,你们不是配合的很好?在离州的那次,五皇子可是很放心的将皇上安危交付给你……”

    “那是公事,不是私交。而且以五皇子的心机,我与他的一两次合作还不至于把我当成心腹。沈凌,说来我也很好奇,你不觉得五皇子这人很沉闷么?”

    “当然沉闷啊,而且沉闷到无趣。你以前不也是很沉闷?带你去玩也得我拽着你。”

    “我和他一样么?当年我不过是心思放在学业上,但我还是很单纯的。可五皇子可不似我单纯,很多事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甚至你根本不知道他看在眼里的和记在心里的是什么。和他交往,还得揣摩他的想法,而且还未必揣摩的对。

    我这个人比较懒,不喜欢揣摩别人的想法。所以,对五皇子我还是避而远之吧。”

    “那怎么成?他回来后会是储君,将来还会是大禹的皇帝,你不和他交往以后打算怎么做?挂印而去?退隐江湖?”

    “那倒不至于,公事公办就好了呗,他要还有当一个好皇帝的心我便扶一把,要任意妄为……”

    “怎么样?”

    “我的金鞭打皇帝应该没事吧?”

    “……”

    “你还真敢想啊……不过镇国的金鞭,还真的可以打皇帝。”

    “对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人应该也只能和坦诚的人过的来。怎么和五皇子关系那么好?”

    “你想知道?”

    “我这有酒。”陆笙郑重的说道。

    “……”

    “你有故事,正好可以下酒。”

    “几年没在一起了,发现你变得有点调皮了。”沈凌不排斥陆笙突然间的骚,不过有些接不下话。

    沈凌拉开椅子,毫无形象的把脚放在桌子上,“我和五皇子换过命,而且不止一次!”

    沈凌说着,招了招手。

    “什么?”

    “酒呢?你不是说你有酒么?”

    “玄天府条令,当值期间不准饮酒。”

    “呵……陆笙!”

    沈凌冷笑一声,“从我降生的那一天起,我和五皇子的命似乎就绑在了一起。我可能没对你说过,我和五皇子是同一天出生的。那一天,我娘受了惊吓难产而死。

    从我出生还没一炷香的时候,我和五皇子就一起经历过生死大劫。

    之后的二十年间,我和他一起经历过不下于七次生死大劫。五皇子的武功其实比我高,而且高很多。每一次遇到危险都是五皇子在保护我。

    唉……就这一点,我可能是历代最不称职的南陵王世子了。”

    这些,陆笙还真的不知道。按照正常套路,身为南陵王世子的沈凌为五皇子出生入死,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么?

    “十七年前,我和五皇子十八岁。我们被皇上安排到凉州风波王旗下,我,五皇子还有风无痕三人为小组。在执行刺探任务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我们的行踪透露了出去。

    我们被匈奴发现,逼到了绝地。五皇子当时说匈奴是冲着他去的,所以他不能突围,但三人中,必须要有一个突围回去报讯。

    最后,五皇子选定了我。

    虽然五皇子有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事后我才意识到,五皇子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安全回到营地。

    当时的我想不到那么多,但事后推演经过之后的确如此的,匈奴骑兵虽然是冲着五皇子去的,但五皇子一系列的布局都是为了送我安全回去。

    而也是因为那一次,才让我对之前的五次凶险再次做了推敲。从我们八岁开始,每次我们一起遇到危险,五皇子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保护我的安全。

    是不是觉得很匪夷所思?”

    “确实!这不像是五皇子会做的事。”

    “五皇子对别人如何,我确实没有什么发言权,但五皇子对我,却真的是当我兄弟。可以托付生死的那种兄弟。五皇子以兄弟待我,我又岂能因为性格不一而与他疏远?

    而且,五皇子这么些年所作所为也是务实的,不像三皇子那么夸夸其谈。五皇子从来都是先做事,后说话。这样的风格比较和我胃口。陆笙,我觉得你该试着和五皇子多接触接触。

    如果摸清了五皇子的脾性,你就不会觉得他心机重了,可能,心机重不过是他的掩饰呢?再说了,当今的几个皇子,哪个心机不重了?要皇子都像我这么没心没肺,将来一定是个昏君。”

    “也许吧!”陆笙倒也难得听取了沈凌的意见,不能因为才见过两次面的初始印象就把一个人一棍子打到底。

    有些人也许表面看起来一本正经,实际上内心很闷骚呢?人心是最复杂的,陆笙似乎也没有一眼看人的本事。否则,破案也就没那么辛苦了,直接看一眼,然后冷笑一声,凶手,就是你!

    送走沈凌之后,陆笙将玄天府总部的人马都叫过来开了一场见面会,算是初步认了个脸。玄天府总部的配置倒是玄天府基本模板。不过各部门的负责人……都是有后台的。

    不是门阀贵勋就是军中调来的。

    一时间,竟然没有空余的位置安顿盖英和李虎……开玩笑呢。盖英堂堂金牌玄天卫,岂能没有地方安排?就算论资排辈,一个行动处处长的位置是跑不了的。

    至于李虎么……当然是回归老本行,特别行动大队大队长。陆笙可不会照顾到老人的心情,就算想到也不会照顾。

    开局第一步,召集各府的玄天府旗总来总部开会。宝林府发生的大事早已经传遍了。董必成是什么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在各府玄天府幸灾乐祸的同时也有些担心,谁敢保证自己不是下一个董必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