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三八七章 贾马演戏赚鬼卒
    ps:

    感谢老鼠大怪兽的打赏!

    马超他一听,是眼前大亮啊,有这好计?不过看贾诩那意思,是得计成了才行,这不废话吗,计不成当然就没用了,还用他说。

    “文和先生,不知这计将安出啊?”马超也想早点儿知道是什么好主意。

    “主公,此计恐怕要多耽搁些时日,所以一时半刻却还不可离开阳平关啊!”

    马超闻言一笑,心说要是真能早日拿下南郑的话,就算在阳平关多耽搁几日也没关系。你贾诩还能不知道这个,还来说这话?

    “此事倒也无妨,还望先生明言!”

    贾诩微微点头,于是便对马超说道:“主公,此次……”

    马超听完贾诩所言,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就依先生所言!先生,这上策可以和中策一起施为吧?”

    贾诩一笑,“主公觉得怎么做合适,那么便如何去做吧,诩只为主公出谋,至于到底如何施为,一切还得由主公来决断!”

    马超心说,你这个老狐狸,光说想法,却不说太多,什么都是自己决断。分明这个上中下三策确实可以随便去实施一个,但是也可以随便去实施两个,当然还可以都一起做了,而你这老狐狸不说,说全都由自己来决定,那自己早就有自己的想法了。

    “既然如此,先生,超决定上策和中策一起施为!”

    不过马超也知道,上策和中策要是一起施为的话,那么中策很多的东西就要改变一下。至于下策是不会用的。一是因为他大军还在阳平关,所以自然不怕俘虏能翻起多大的风浪来。而就是马超觉得不能太薄待俘虏,应该厚待他们,要不还怎么让他们给自己宣传自己的仁德呢。

    贾诩一笑,没再多说。就像他所说的。他只负责出主意,但是一切决定权,都在自己的主公手里,他不会去做什么决定,最多也只不过就是建议罢了。

    --------------------------------------------------

    之后又过了近五日,而这一日,突然有几个汉中鬼卒的俘虏在“不经意”间听到了南郑来的使者与凉州牧马超马孟起的对话。要说汉中鬼卒这些俘虏其实并没有被限制多大的自由,只是却被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就相当于被软禁起来了。不过他们倒是还老实听话,所以活动范围大点儿。凉州军士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今日都到马超这儿来了,这个反正他们却没多想,但是这都是马超有意为之啊,要不怎么实施贾诩的计策呢。

    而他们此时是“正巧”听到了凉州牧马超在说话,“不知张公祺派先生来此到底是何用意。你们还想不想把俘虏给换回去了?”

    几个鬼卒一听。换俘虏?难道说,这是师君派来使者要把自己等人给换回的?如此的话,那就太好了,南郑啊,多想回去啊。

    几人继续听着,果然就听南郑来的使者言道:“州牧所讲,用俘虏的鬼卒来换汉中的五万石粮草,师君却是没有同意!”

    马超一听,便说道:“张公祺不会如此小气吧,五万石也许对有些地方来说确实不算少。但是对你们汉中来说,确实也不能算很多,他居然如此都没有同意?你们难道还不清楚,如今近一万三千的俘虏,才换你们五万石的粮草,平均下来,每个人才换了不到四石,如此交换他张鲁张公祺都不同意,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想法啊!”

    就听使者则说道:“州牧所说一点儿都不错,师君却也是如此想法。但是州牧却有所不知,其实此事并不在粮草多少的问题。实话说了吧,在下在临行前,师君曾特意嘱咐在下,到这儿和州牧道出实情来,也好让州牧知晓此事。要说此事确实并不在于粮草的多少,而是师君的脸面问题。

    如果师君应允了此事,那么天下人该如何看待师君,想必他们一定会说,师君是怕了州牧了,所以才如此。而且所谓人言可畏啊,所以师君并没有答应州牧所提。而且师君托在下转告州牧两句话,如果州郡愿意无偿把俘虏送还,那么他是万分欢迎的。不过州牧要是以此来作要挟,用俘虏来提条件的话,那么,呵呵,州牧却是不必再打这如意算盘了!”

    就听马超此时大声道:“好,张公祺他说得好,做得好啊!他为了自己的脸面,如今可以不要这一万三千的鬼卒,置他们于不顾,而且看那意思,俘虏就是随本州牧处置了,不知本州牧所说然否?”

    使者随即说道:“然也!不过州牧真敢杀俘否?”

    马超大笑,“哈哈哈,本州牧岂是张公祺那无情之辈,看来他是算到本州牧不会如此,所以才派你来如此说辞的吧?”

    使者笑了笑,没再多说。

    马超大喝,“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来人,送客!”

    使者冷哼了一声,“哼!不必,告辞!”

    外面偷听的几个鬼卒一听,赶紧是脚底下抹油—溜了。是啊,这时候要是再不跑,估计就跑不了了。之前可是看到一个守卫去茅厕了,到这时候该回来了吧。而另外几个也应该是有事儿没在,不过要是这南郑的使者一出来,或者守卫一回来,自己几人不就可能会露馅了吗。所以得赶紧跑,顺便把此处所发生的事儿告知他人才行。

    没想到师君居然放弃了我们,而自己等人此时却已经成了任人宰割的弃子了!枉自己等人为师君如此卖命啊,如今居然却比不上师君他自己的脸面,不如几万石的粮草啊。真是可悲!

    几个鬼卒第一次觉得,自己几人加入了五斗米教也许那就是个错误,而有这样儿的师君,置近一万三千人于不顾,这样儿的人他能得证大道吗。

    几个鬼卒的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屋中的马超。而再看那个“南郑的使者”,什么南郑的使者啊,原来此人却是贾诩贾文和假扮的。

    而马超此时笑道:“先生之计果然高明,想必此时他们已经急着去和他人宣讲今日之事了吧!”

    贾诩笑着摇了摇头,“主公过誉了,诩这不过就是骗骗这些普通的士卒罢了,对于别人,估计就要难以施为了!”

    马超一笑,心说兵不厌诈,这也算你贾诩的本事。“不知此时南郑那边儿的事情如何了?”

    “主公放心,张公祺定会配合我们的!”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

    --------------------------------------------------

    南郑,张鲁这些时日以来,可以说他是特别无奈。心里是特别憋屈。因为本来以为阳平关。如此雄关能挡住他马超孟起的凉州军吧,但是结果呢,结果却是不到五日,不到五日啊,这么一个阳平关一下就丢了,这让天下人该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汉中。他们不会说凉州军太强,而是会说自己太无能,手下没人才,而汉中鬼卒更是太弱了。

    结果阳平关一役。己方的两万鬼卒,如今根本就没跑回来多少个啊,这损失可大了去了。结果更让人可气可恨的是随后没过多久,就连沔阳也给丢了。怎么说沔阳也有五千守卒啊,结果说丢就丢了,情报显示人家凉州军的骑兵几乎就是兵不血刃就拿下了沔阳。而沔阳城的守将孔天直接身死,至于沔阳令他直接就投敌了。

    这些时日己方是连连受挫,如今两万士卒全都没了,阳平关还有沔阳也都没了,就连自己手下的大将杨昂和杨任兄弟,这时候却也是生死未知。张鲁他都已经上火了,好歹他是五斗米教的天师,所以对于医术养生什么的那懂得倒是特别多,所以调养了几日,他也没什么大碍。不过他心里却是在滴血啊,想自己和他马超马孟起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啊,但是他就非要自己的汉中不可。

    张鲁突然发现,如今和自己远大的称王目标,是越走越远了。如此下去,还谈何去称王啊,自己都可能是先亡了。

    好在刘焉刘君郎的援军已至,而如今就在南郑,这个算是一大助力,至少有援军就是好的。

    --------------------------------------------------

    其实说到援军,就不得不提高沛了。要说高沛虽然是刘焉帐下的,但是他本事也不行,更是不受刘焉怎么重视。

    所以人家张任、严颜、雷铜等蜀中大将,都被派去对付任岐还有贾龙他们了,而自己就是在成都待命的。说待命是好听,实际就是没事儿干的,在成都整日就是无所事事而已。

    结果这回汉中危急,自己可算是有了出头之日,结果呢。本来自己以为他汉中张鲁张公祺,还有麾下的汉中鬼卒都挺厉害,结果哪曾想啊,自己到了汉中之后,阳平关丢了,然后沔阳也丢了,自己最后只能是带兵到南郑了。

    不到南郑还能去哪儿,总不能去夺阳平关和沔阳吧,阳平关就不用想了。其实就连沔阳却也不是自己所能夺取的啊,别看沔阳的守卒没多少,但是自己这一万人却也不一定能拿下。

    其实更重要的是,高沛害怕马超,害怕凉州军。他知道,自己要是真把沔阳给拿下了,那么等着自己的就是马超马孟起,还有他凉州军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