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特意咬重‘尊贵’‘卑贱’,显然意有所指,指桑骂槐。

    “真是的!本宫果然是惯坏你了,等回去再好好处置你。凌妹妹别介意,明月就是这性子,她没有什么怀心思的。”申雅芙表面说着责怪的话,可话里哪有半分责怪的语气。

    “无妨。”

    凌雪薇语气平淡,似乎真的不在意。

    申雅芙面上满意,算她识相。

    只是她刚要张口,面前忽然风声划过,一道腿鞭直接将明月踹飞出去!

    “啊!!”

    一声惨叫,明月倒飞出去,狠狠撞到那边假山上。

    接着又重重坠地,明月连声都来不及发,便晕死过去。

    现场一片死寂。

    针落有声。

    接着是无数倒抽冷气的声音。

    “你、你……”

    “不过是个卑贱的奴婢,怎能劳驾尊贵的贵妃娘娘亲自动手?我便代劳了,娘娘不必感谢。”

    凌雪薇缓缓收回腿,面色无波。

    一番话,让申雅芙脸色乍青乍白,跟个调色盘似的,精彩极了。

    在场谁都没料到,这位的反应竟如此‘刚’,二话不说直接动手……不,动脚!

    简直是啪啪啪打脸啊!

    而且还是毫不客气那种。

    “放肆!!竟敢当着本宫的面对本宫的人动手?谁给你的胆子?来人!将她给我拿下!”

    “是!”

    申雅芙身后的人立刻涌上来。

    “唰!!”

    “唰!!”

    “谁敢上前!”

    忽然数声拔剑之声,凌雪薇身边的护卫齐齐挡在她面前,为首的护卫一声厉喝,炸响在园中。

    “嘶……”

    抽气声此起彼伏,谁都没想到,这些侍卫会忽然动手。

    毕竟那可是贵妃娘娘的人,这么多年,芙蓉宫的地位,在后宫说一不二,谁敢对其动手?

    可没想到今日……?

    “你们疯了么?竟敢对本宫无礼?”申雅芙彻底的怒了。

    “娘娘恕罪,属下奉圣君之命,保护姑娘安危。没有圣君的口令,谁都不能伤害她!”

    侍卫的佩剑虽只出鞘一半,可他神情严肃,显然不是说着玩的。

    “本宫掌管六宫这么多年,还没人敢对我这样!你就不怕本宫去圣君那告你们一状,到时候圣君威怒,岂是你们几个小小侍卫能承担得起的?!若你够聪明,就让开!”

    一番威逼,申雅芙气势全开,那侍卫队长有片刻犹豫。

    毕竟这么多年,贵妃荣宠不减,六宫之中,无人能比。更有掌宫之权,形同副后。

    圣君确实对申雅芙有几分不同,毕竟青梅竹马的情谊,后宫有几人可比?

    外界传言,这圣后之位,迟早是这位贵妃娘娘的,若他真的得罪了她,往后……

    “怎么样?若你现在让开,本宫不会计较你之前的冒犯,也不会在圣君面前多说一句。侍卫队长,你可要想清楚了。”

    说着,申雅芙冷冷扫了眼那边的女子,眼中阴沉一闪而过。

    这期间,凌雪薇始终淡然站在原地,神情不慌不乱,平静如水,如同局外人一般。

    她这个样子,更是触怒了申雅芙,觉得凌雪薇是在挑衅她的威严。

    “让开——!!”

    那侍卫神情挣扎,终于,似乎下定决心。

    他咬牙对着申雅芙行了一礼,“请恕属下……不能遵命!”

    “你!!”

    申雅芙没想到,这侍卫竟敢真的当面与她作对!

    难道就不怕她日后发难?

    还是说,那个女人就真的这么重要?甚至于高过她一个一国贵妃?!

    想到这,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喷涌而出!

    既如此,她还偏要动了!

    看他们能将她怎样!

    “暗影!”申雅芙大喝了一声。

    数十道身影忽然闪现,这一变故,让整个花园气氛陡变!

    杀机凛冽!

    “啊!!”

    原本还在看热闹的嫔妃花容失色,虽知道底蕴深厚的贵妃,在宫中可以有自己的暗卫,可还是第一次见。

    她们中虽有不少也是出自世家大族,可都是娇滴滴的小姐,又在宫中娇养那么多年,哪经历过这种阵仗?早吓得浑身发抖了。

    “本宫再问一遍,你们让是不让?”

    申雅芙凤眸冷冷射向对面,杀气腾腾。

    护卫队长‘唰’拔出佩剑,“圣君之命,莫不敢违。贵妃娘娘,得罪了。”

    “呵,很好。”

    申雅芙怒火大盛,一挥手便下令道,“给我拿下!”

    暗卫一拥而上,立刻与侍卫打了起来。

    原本美不胜收的花园顿时变成了战场。

    ……

    “姑娘,这可怎么办啊?”

    嬷嬷望着面前的混战,神情焦急。不过这个时候,她依旧尽忠职守护在凌雪薇身旁,不曾离开。

    “姑娘这里危险,老奴护送您回凌云阁吧。”

    注意到这边动静,申雅芙冷哼,“别让她跑了!全都给本宫带回去!本宫要好好教教她们何为宫规!”

    “是!”

    十几名暗卫朝这边涌来,嬷嬷挡在凌雪薇跟前,“姑娘就待在老奴身后!”

    嬷嬷拉着凌雪薇左闪右闪,时不时出上几招,身子灵活,一点都不像她的年龄。

    只是嬷嬷毕竟不是真正的修士,能力有限,很快就捉襟见肘。有三名暗卫绕过她,朝后方的凌雪薇抓去。

    “姑娘!”

    耳边气流划动,凌雪薇肩膀一扭,避开来人的手。脚下步法施展,仿佛原地画了个圆,扭住另一人的肩膀,勾起他的脚,弯腰一个过肩摔将其摔了出去!

    “砰!”

    那人狠狠砸在地上,半天未回神。

    另外几名暗卫皆是一惊。

    凌雪薇明明只是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丝毫灵气,为何能轻而易举便将他们的人摔飞出去?

    很快,他们便发现,此女虽无灵气,但所用步法十分诡异,加上那从未见过的招式,一时间,他们竟拿她不下。

    “呀!没想到这女子还有两下,竟能跟申家的暗卫交手?!”

    “不过是个没灵气的普通人,这申家暗卫也太菜了吧?”

    申雅芙脸色有些难看,怒喝,“一群废物!都没吃饱饭么?!再拿不下,本宫要你们的命!”

    这下,所有人再不敢懈怠。

    起初暗卫还有些顾忌,如今,却火力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