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上岸
    在战场上,三百米的距离是安距离吗?

    如果这个问题放到后世,哪怕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会被逗乐?这样的距离别说是专业的狙击手了,就连部队里的精确射手说要打你右眼就绝不会打到你的左眼。

    但是放到这个依旧以冷兵器为主的年代,这个距离无疑会让最优秀的神箭手也感到绝望,虽然郑芝龙跟江宁军交过几次手,也明白江宁军是一支以火器为主的部队。

    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对于有效射程只有不到一百米的火铳来说,三百米已经是一个绝对安的距离,但是他并不明白,这个距离对于开了挂的杨峰来说并不是不可逾越的。

    所以他死了,一枚7N1专用狙击子弹击中了他的胸口,狭长的弹头以每秒850米/秒的速度击穿了他的身体,然后以570米/秒的速度穿出他的身体,瞬间将他的身体拉扯出了一个碗口大的洞口,短短的几秒钟内,出血量瞬间达到了一千毫升。

    郑芝龙死了,当子弹得动能将他身体的胸部的肌肉以及心脏部位都震碎的几秒钟后就死了,死得非常的干脆,死得没有痛苦。

    而随着他的死亡,原本还气势如虹的海盗们也彻底崩溃了。

    郑家集团是以郑家三兄弟为核心建立起来的一个海盗集团,随着郑芝虎、郑芝龙的先后战死,尤其是身为最核心首领的郑芝龙的死亡,整个海盗集团的士气顿时跌落到了最低谷。

    “不好了……大当家死了……大当家死了哇……”

    “兄弟们,大当家死了,快跑啊!”

    恐惧如同瘟疫一般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船队,原本士气高昂不惧伤亡拼死朝福建水师进攻的海盗们瞬间大乱,无数人都在向身边的人询问郑家兄弟死亡的真相,但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郑家三兄弟已经死了俩,尤其是郑芝龙也已经死掉后,不少海盗甚至调转了船头开始向后逃走。

    是的,就是逃窜,这些海盗在占据了优势已经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候逃走了。尽管尚有不少隶属于十八芝的头目极力约束并喝令海盗们继续进攻,但除了他们极少数的亲信外根本就没人听他们的,许多船只尤其是那些只搭载了海盗没有火力的货船、商船更是如此。

    “大哥……二哥……”

    在远处的一艘快船上,面色苍白如纸的郑芝豹怔怔的看着前方大乱的船队,眼中露出仇恨怨毒以及不敢置信的目光。

    “大哥真的死了?不可能啊,想我郑家兄弟纵横大海多年,从来都是战无不胜败少胜多,就连红毛鬼子也要高看我们一眼,怎么今天大哥、二哥死了呢?你们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听着郑芝豹怔怔的话,周围的几名心腹都慌了,一名心腹怕他想不开,赶紧跪在地上哭泣道:“五爷,现在大当家和二当家都没了,您可要好好保重啊,否则若是您也走了远在扶桑的少爷和夫人岂不是更加无依无靠了!”

    “是啊,大哥还有森儿跟次郎两个孩子呢,我若是也死了他们孤儿寡母的岂不是更加无依无靠了。”郑芝豹楠楠的说道,“不行,我还不能死,大哥二哥已经不在了,我必须活下来照顾嫂子、森儿和次郎,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还要去一趟热遮拦城才行。”

    说完,郑芝豹开始收拢船队,将平日里忠于他的一些头领和海盗都召集起来,趁着混乱之机朝着北边逃去。

    郑芝豹刚走,失去了指挥的海盗们开始乱了起来,原本正指挥舰队苦苦抵挡的刘香和卢光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喜出望外的他们立即指挥舰队追杀了过去,一时间在炮声隆隆中,一艘艘海盗船纷纷中弹,要么沉入海底要么失去动力犹如死鱼一般浮在海面上一动不动。

    这场大战一直持续到了傍晚,直到视线都模糊的时候炮声才慢慢停了下来。

    “侯爷,天色已晚,已经看不清了。”

    在苯港附近的近海上,刘香有些遗憾的说。

    随着夜幕的降临,苯港周围的光线变得非常的昏暗,能见度不足二三十米。望远镜只能看到一团团的火光,看到有火炮在发射,但是对于炮弹落在哪里,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却是看不清了。虽然隆隆的炮声依然不断的传来,但就连开炮的炮手也不知道炮击的效果如何。

    “登陆吧!”

    杨峰淡淡的说道。

    “侯爷,这时候天色已晚,要不然咱们还是等到明日天亮,将大部队接过来再上岸吧。”刘香有些担心的说。

    在原本的计划中,他们今天的任务是跟郑芝龙的船队决战,等到大部或是部歼灭了郑芝龙的船队后才会让后续的货船和商船把江宁军运抵苯港进行登陆。

    但俗话说得好,计划没有变化快,包括杨峰在内的所有人原本都认为要通过好几天的艰苦战斗,付出惨重伤亡后才能将郑芝龙击败,都没想到他们竟然毁在一天之内便将郑芝龙的舰队部歼灭,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成果,所以现在他们遇到了一个新问题,那就是这些海盗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他们完没有做好登陆的准备。

    “不行……不能等到明天了。”杨峰摇了摇头,正色道:“你别忘了,苯港可是有好几万的百姓。弱势让那些溃败的海寇们回到苯港,从容安排部署的话,就算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足够他们做许多事情了。若是再有一些绝望的海寇在苯港烧杀掳掠的话,等到咱们的人登陆苯港后,恐怕看到的就是遍地的废墟和尸体了。”

    刘香闻言就是一惊。

    曾经在郑芝龙集团里呆了好些年的她对于那些海盗的秉性实在太了解了,平常的时候有郑芝龙、郑芝虎压着,海盗对于苯港的百姓还算秋毫无犯,可如今能压制他们的人已经死了,这些陷入绝望的海盗会做出什么事来恐怕谁也不敢保证。

    “还是侯爷想得周到,这点却是卑职疏忽了。”想到这里,刘香那光洁的额头顿时就渗出了一层细汗。

    杨峰点了点头:“你明白就好,现在你马上下令各舰所有的火铳手都抽调出来,本候亲自率领他们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