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 第931章 史诗音乐
    这时候场中响起大喇叭“观众们请自觉排队出场,请后面的人先走,舞台下的同志们发扬风格,稍等会再走”

    三千志愿者和巡城使们自觉的一路维持秩序,最后面的观众先出山坳,那儿有一千台公汽等着大家,十万人的疏散确实很考验楚州府衙的组织能力。

    台前的整齐方阵没有动,这是都交代好了的,等零散观众先撤,他们这些算作音乐节的赞助商的观众得等到后面才能回家,当然最最后的是折冲府的官兵们。

    现在已经过了九点钟,很多人今天回到楚州市区的家肯定要过零点了,但大家仍是不急不躁的,今天的观众绝对是物超所值。

    港都四大天王合体,国际级别的乐队和天后歌姬们都是尽全力奉献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这种级别的演出前所未有,怕也是以后也难看到了,至少在楚州肯定要等好多年了。

    后面的观众已经纷纷有条不紊的在志愿者的指挥下退场,前面的方阵观众们兴奋的谈论着,都没注意到台上还有一支乐队正在整理乐器,另一场演出要开始了。

    陈天星跟台下确认拍摄已经停止后,就挥挥手,楚晨雪的钢琴声音开始响起,很有节奏,开篇就带着一股子气势,接着阿狗的鼓声响起,一股洪荒之气开始响彻刚停息不久的木兰山夜空。

    接着就是两把小提琴和贝斯的加入,那股气势越来越汹涌。

    台下的观众结束交谈,都被这首曲子给镇住了。

    席琳迪翁和自己的助手们本来准备收拾好回宾馆,听到音乐声也出了帐篷倾听,舞台的这一侧是几座帐篷,给明星们休息的,此刻一阵忙乱,都准备撤离了。

    大概两分钟后,一个女声加入,不算歌词,就是哦哦,哦哦哦,哦,不是海豚音,很古朴很雄浑。

    这是楚晨雪的声音,木兰山下有几十号明星,几百歌手,上千从事音乐的工作人员,此刻都只觉得头皮发麻了,现场的还有四五万滞留观众马上沦陷了。

    这是一首从未听到过的纯音乐,气势磅礴的纯音乐。

    到了四分多钟,又加入了男声哼唱,不是专业的耳朵绝对听不清他们的吟唱,但专业级的歌神天后的耳朵们则铺捉到了歌词的意思:

    From far away

    千里之外

    In mountains deep

    群山深处

    The night of blood

    夜空染成血红

    In twilight sleep

    梦与醒之间

    The armies fight

    我们挥剑战斗

    For king and queen

    为了吾王和王后

    There will be no

    没有退路

    No victory

    死就是归宿

    The swords collide

    刀光剑影

    With power and force

    充满了力量

    As mighty men

    我们是勇者

    Show no remorse

    无怨无悔

    It is the time

    是时候了

    The snow is melting

    雪在融化

    It is the time

    是时候了

    Of reckoning

    开始清算

    这不算是演唱,只是为了曲子的完整配合的哼唱,跟和声差不多,主音还是钢琴和鼓点,哼唱只是锦上添花。

    很多观众有些想不到自己能发现一首纯音乐居然比流行歌曲好听,这首大气的乐曲很有画面感,可以闭着眼听,脑海里呈现的是一副高巅之上,俯视两军交战,战鼓齐鸣,将士们冲锋陷阵,抱着必死的决心去赢得胜利的壮烈画面。用下心来听,竟然被震撼得潸然泪下。

    这就是音乐的力量,还在山坳口等着退场的观众也安静下来,急躁的变得更激动,但不是那种戾气,而是一种我目前的状况算什么?国家还有战士们在守边疆,南疆还有硝烟呢?那些被晚会所震撼的听众更是振奋,有些兴奋了一晚上有些疲惫的人顿时觉得自己还有一股子劲没使完呢?

    语言是苍白的,意境是相通的,普通观众只会狠狠的舒口气,太妮玛的炸了,好听。

    那些音乐人则各个心里不平静了,老崔他们本来是给陈天星一个面子,想看看最后他们锦时乐队能折腾个什么样子来,结果楚晨雪的吟唱一出,都狠狠的骂出来:我槽。

    其他今晚当了一晚上观众的地下乐队歌手们则都跳起来,一个个眼神里都冒出大写的牛字。

    四大天王都礼貌的等着最大牌的席琳迪翁唱完再撤的,这会儿都在现场,听到音乐声到了最高叉的时候在帐篷里呆不住了,纷纷出来看向舞台。

    十米多高的舞台架子,台面离地三米多,一层楼的高度,五个白衣少年正专心致志的演出,钢琴鼓点激情盎然,小提琴应和共鸣,贝斯提供低音的圆满支持,五人便制造出一首波澜壮阔的乐曲。

    两遍演奏十来分钟,汹涌超强的气势,一往无前的锐气,悲壮激昂的画面感,很多人的感触就是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的豪气,什么叫史诗音乐,木兰山下的这五万人领略到了。

    钢琴弹起最后一个按键,现场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陈天星拿着个话筒,拎着个支架来到台前。

    台下顿时也鼓噪起来。

    “锦时乐队”

    “锦时少年”

    “锦时少年,牛叉”

    台下顿时此起彼伏的响起欢笑声。

    “咳咳”陈天星安好话筒试音,那边阿里桑德罗和楚晨雪也拎出来两个支架话筒。

    “雷迪森安迪杰特们,楚州的老少爷们,大家晚上好”陈天星看着台下欢呼的人群有些欣慰,咱们锦时乐队还是有知名度的嘛?

    他也不想想,这下面大多数是楚军连环十三坞的人,至少中层干部们认识自己的大老板吧?还有那些楚州的大学生们也熟悉这个锦时乐队,他们在楚州大学的大门前可是开了个演唱会的,那会儿也有好几千人捧场,没听楚州大学的东北大妞凤姐说楚州大学都有他们锦时乐队的歌迷会了。

    还有那些没见过他们演出,但听到锦时乐队便想起了吉庆街的那些流行歌曲,什么信了你的邪,三十岁的女人,悟空,给你一点颜色,大学生自习室,假行僧,一百单八将,还有罗马表,便知道了这支乐队还是很牛叉的。

    “今天的人比较多啊,前面的拐子锅们发扬一下风格,让后面的人先走撒”陈天星帮着楚晨雪整理话筒,随便跟观众们聊天。

    台下就有人喊应该的,我们留下来听你们锦时乐队唱歌。

    舞台前本来有一排大半人高的栅栏铁马,但今天要转播便给撤了,最前面左边的是折冲府官兵方阵,右边是天香电子员工方阵,但仍夹杂着不少大学生,这也是雷凤和丁当她们跟四姐陈天香商量的,找了几百大学生歌迷来给天香电子凑数,一来体现电子厂人多而来也占个好地方是吧?

    他们都很有纪律性,最前排离舞台也至少七八米,没有栅栏也不逾越了,折冲府兵们也是王忠建的舟桥旅,九月份拍天香电子广告片时都参加过,大部分跟陈天星见过了,现在都认出了他,这是熟人啊?自然要捧场。

    就连王学奇楚焕东他们一帮子府衙的人也没走,这虽然只是个演唱会,但他们也没有去跟老百姓抢道的心思,都还是安安静静的留下来等着,等会说不定陈天星还有酒宴安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