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暖气设备也拆掉。”少尉吕才对自己的中士李布说到。

    “长官,这,这为什么呀,要知道,这天气很冷的,加上我们飞的高。这。天上,我可受不了。”中士李布说到。

    “这次我们不会飞的很高的,我们的目标是打开一条通道。有飞行服就足够了。”说着少尉吕才就把厚厚的帽子戴在头上。

    “我的天啊。没有暖气,会冻死人的,出人命啊。”中士说到。飞虎队决定出动一半的飞艇去探查一条新的航线,航线的距离太远了。直线距离超过了七百多里,但一个来回基本上就够他们难以返回了。不过他们这次加装了副油箱,听说是铝合金材料的,非常的轻便,轻便的让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但他们还是为了多加几个油箱,毕竟他们还是计划要回来的,一些不必要的东西都要拆掉。

    飞艇是特殊的飞行器,加上高空的特殊情况,一些飞艇加装了加热设备和一些电暖气设备,他们有一个小型的发电机可以提供有限的电力,电力主要提供给无线设备,这个设备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空间。但他们还是愿意拆掉该死的暖气设备也不愿意拆掉无线电,傻子都明白,如果在空中失去联系的话,他们将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灾难。

    为了能够保持一些体温,他们不得不在自己的手上涂抹大量的防冻油,穿上厚重的飞行服,秦国的飞行服是一种羊绒袄。来自北方地区,这种服装外面是皮革的。里面是羊毛的,这样看起来十分的暖和,但是,飞的再高,这种衣服的耐冻也是十分有限的。特别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情况下。他们是为了探查航线,这样的任务就决定他们要把高度控制在一个新的单位上,大约在五百米的空中。这个距离对方的火炮,步枪威胁都不是很大,而且还能看清楚地面,在需要很大的耐心。以及细致的观察力。秦军已经开始使用新的长度单位,尽管一些军官还是不明白,他们感觉米这个单位有些多余,或者是更接近于步,但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可是的。

    “好了。拆卸完毕就装备油箱,我们到了那里还要回来,如果带上人的话,可能我们会迷路,还有做好标记,我们可不想白白的飞一趟。”吕才说到。

    “是的,长官,我知道了。你的同花顺号是最好的飞艇。他就像你的小媳妇一样。”一名下士拿着扳手干活到。这样冷的天气,让他感觉不适应,不过他还是把暖气设备拆卸掉。

    “呵呵。我就喜欢同花顺,知道吗?中队长每次玩扑克牌都是输在我的同花顺下。他能给我们带来好运气。你们应该感激同花顺。”少尉这样说到。

    扑克牌已经在秦军当中传开,这种游戏让很多官兵都很喜欢,不仅仅是秦军,韩国新军,赵军,还有齐军,楚军,他们都很喜欢这样的游戏,游戏的种类也很多,而且方便携带。最重要的是,在其他军队当中,这些扑克牌可以赌博。这能带来很大的乐趣,要知道军营的生活是相当枯燥的,他们可不想让自己的军营生活变得如此没有乐趣,所以,他们变得十分的好动,好赌。加上一些军队驻守在外,他们附近没有可以消费的地方,没有人愿意跟在这群臭大兵的身后赚钱,出了那些卖皮肉的女人,所以,赌博是他们唯一的乐趣。

    韩国,新郑。

    “电力。赵国方面可真是大手笔啊。”韩淑看到了郭开的煤炭会议的报告之后这样说到。韩国对于信息方面的收集相当的完善,他们对情报十分的看重,简单的商业信息也会被他们分析出国家的一些机密信息来,加上商业间谍的存在,更加让间谍这个行业发展的迅猛,因为这个时代的信息,因为电报的出现,开始迅速的膨胀起来,人们对于信息变得敏感起来。特别是商业情报当中往往夹着一个国家的发展经济策略,应对的外交方式等等。这些都有很大的影响。

    “王上,我认为,我们也应该注意电力的使用了。比如,在造船方面,铁甲就需要大量的电焊技术,在这方面我们固然有一定较为成熟的技术,但是一些具有深刻的技术我们还没有掌握。另外,就是很多地方都需要电,比如,电焊就是一个例子,此外,听说还有电炉,能够较好的控制温度,这是我们得到很好的炮钢的重要基础,电话,电报。以及各种地方都需要电。”张良说到。

    “如果不是你提醒我的话,我可能就忘记了。我们的电从什么地方来?要知道,我们的电是自己供应的,而周边的发电厂需要的煤炭可来自赵国,现在赵国一上涨,这对我们反而不利了。”韩淑担心的说到。

    “是的,王上,关键是电力的使用非常的关键,很多机械设备大部分都需要电。”张良说到。

    “说的没错,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就是从找国买进大量的电也可以,但是,未来我们必须解决我们的能源危机。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的话,会有很大的危险。”韩淑担心的说到。

    “这个。王上,我们会解决的。”张良说到。韩淑点点头,对此她还是认为,韩国有很大能源上的缺陷。随着能源价格的上涨,主要是煤炭的价格上涨,能源的重要性摆在各国的安全问题上来,他们认为,保证本国的能源安全,也是一项重要的安全措施之一,想想看,切断了能源供应,就相当于把自己这个国家的血脉切断,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各国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问题,但这还是电力供应的开始,越是发展,这种问题就变得越来越严重。

    赵国,海军部。

    “无线电。这东西很贵的。”海军部长看着手中的报告说到。

    “长官,我想,你也看见了。这种东西就是因为贵,他才显得珍贵无比。秦国人已经可以制造这样的设备了。我们也有这方面的研究,但是要投入使用,这还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一名海军少校军官说到。旁边还有一名中校不停的点头表示肯定。

    “长官,你可以看看女王海峡的战役结果,还有韩国海军的封锁战争的情况,齐国海军败就败在通讯上了。而韩国人之所以能够打赢这场战争,那是他们使用了电缆,当前我们的电缆情况远远不如韩国人,韩国人几乎控制了所有的海外电缆通讯,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遇到这样的对手,我们就是哑巴,聋子,我们就是看见了能够怎么样,听不见,说不出去话去,人家可以很轻松的欺负我们这点,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极大的被动,我们想要打赢这样的海战,难。”中校说到。

    “这个我明白,你们说的我也懂,但是,你们也知道,咱们的经费可是非常紧张的,很多地方都需要钱,你们的这个无线电设备,可不便宜,后期还有维修,培训。这。秦国人可不会白白的把这样的技术送给我们。”海军部长说到。

    “长官,我想,我们可以钻研这样的技术,等我们会了。我们还可以卖给别人。”海军中校说到。

    “然后我们从他们身上赚取我们付出的东西,而且还要多。”海军中校说到。

    “这个。谁会用这个东西?”海军部长说到。他觉得这无线电设备太贵了。而且还不稳定,在一段距离上,还未必能够保证有这样的信号能够传播下去。

    “这个,长官,很简单,齐国海军就是我们的下家,他们这次女王海峡大战,吃了很大的通讯上的亏,他们可不想再吃这样的亏,所以他们肯定会购买新的通讯器材,而这无线电就是新的通讯器材。”对方笑着说到。

    “是的,长官,你应该明白,处于他们这样的考虑,只要我们掌握了。我们就能在齐国人身上赚回来,齐国人可不能在一次问题上被干掉两回,那样的话,他们就太缺了。”中校说到。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个这个不便宜啊,而且还需要修建很多的其他的设备。这个。花费太大了。如果没有效果,你们怎么办?”海军部长说到。他看到无线电的负面报告很多,比如,没有电缆线的电报稳定,很多时候,他们需要反复的发出信号,但优点是,他们可以迅速的接受到信号,并且做出反应,这点比电缆线电报好用多了。但这问题也是非常大的。不稳定,就需要修建铁塔转发信号。这是一笔钱,不小的钱。

    “这个,长官,问题解决了。我们就可以卖给其他人,这钱,我们可以赚回来。但是,机会失去了。可就非常的被动了。”海军中校这样说到。

    “好吧。我,我就同意了。”海军部长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