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书小说网 > 帝国吃相 > 第94章 师兄师弟
    朝堂上这一番争论足足进行了一个多时辰,争论的两人也都说的口干舌燥,最后都感觉词穷之后才终结此次辩论。

    而跪坐龙榻上的中年人也听了一个多时辰,面容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情。

    这位就是当今大秦帝王,令华夏万民膜拜敬仰的中华祖龙,始皇帝嬴政。

    “今日辩论到此为止,两位暂且退下!”秦始皇抬手,争论结束的两人赶紧行礼之后退出大殿。

    “诸位以为如何?”秦始皇凌厉的眼神扫过大殿上所有大臣。

    左丞相李斯站起来拱手,“臣以为,儒生之言悱恻虚妄,妄言人性本善,妄图以教育开化万民,以德律民,以德律己,其不知荀子曾言人性本恶乎,天下熙熙攘攘,人人皆有私心,因此万不可行儒家理念,否则于国于民皆不利,要使政令畅通万民顺服,还需要更加严苛的律令,才能让民夫耕其田,走卒守其责,商贾行其货,兵将遵其令,这些儒生方士整日游走天下讲学授徒,不尊法规,他日定起祸端也,望陛下明察!”

    “臣以为法令推行不可太过急躁,如今天下既定万民归心,当是修生养民之时,山野乡民不通文字不懂律法,法令太过严苛,惩戒必然太重,民众不知律法便以为陛下不体恤民生,儒生方士游学授课,自然也可以把各种法令推广下去,万民知法方能守法,所以臣以为法令须徐徐推之方能奏效。”右丞相冯去疾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说。

    底下一群大臣也分成两派,有的支持李斯有的支持冯去疾,皆都窃窃私语。

    “两位爱卿皆言之有理,此事容后再议,诸位臣工还有无要事奏报?”秦始皇问完之后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两个丞相一人给了一颗糖之后就转移了话题。

    “陛下,如今通往南阳的驰道进展颇不顺利,山陡林密,缺乏大量的伐木工具,加之连日大雨导致多处路基出现坍塌,又有暑瘟之症,降奴死伤甚巨,还需增加人手!”少府令常度出列奏报。

    秦始皇眉头一皱说:“那就从三川、汉中、南阳三郡再次征调三万民夫补充。”

    “陛下,如今正是夏粮收获之时,如若再次大量征调民夫,恐怕会延误此三郡粮食收割!”治粟内史高腾站起来。

    “臣附议,三川、汉中、南阳三郡为我大秦粮食主产区,秦楚道抽调民夫已经很多,臣建议从邯郸太原等北郡抽调。”冯去疾也站出来说。

    “准!”

    “陛下,南阳郡半月前送来一件伐木利器,可以加快数倍的伐木速度,如若大量打造配备,臣以为可以不用额外征召如此多的民夫!”内史齐宕起身奏报。

    “哦,还有此事,为何不早报!”秦始皇愣了一下喝问。

    “臣也是昨日才知道此事,南阳郡守送来的改良铜锯被铁官丞柳匡弃置在署衙杂房内,昨日有小吏禀报臣才知晓,验证之后发现果然比之前的铜锯伐木速度要快五六倍,而且还轻松省力!”齐宕赶紧说。

    “陛下,如此利器柳匡竟然胆敢隐匿不报,建议严惩!”李斯声音波澜不惊。

    “准~,交由廷尉处置!”

    “内史齐宕驭下不严,理应一同治罪!”匠作少府左中丞商涂出列。

    “此事齐宕功罪皆有,齐宕,朕命你戴罪立功,迅速组织工匠打造改良铜锯配发下去,如若秦楚驰道不能按时完工,你要一同治罪!”

    “谢陛下开恩!”齐宕伏地哽咽。

    “还有,改良铜锯之匠人要重赏,此事由商中丞处置!”

    “是!”

    “陛下,代郡传来消息,上月初五齐国降卒发生暴乱,毁弃燕赵长城近百米,杀死监军……”..

    随着时间推移,一个个大臣开始禀报各自的所辖事务,秦始皇事无巨细一件件听阅处置,时间一晃就到了午时,这才散朝。

    左丞相李斯走出朝议大殿之后疾步往早已等候在场外的家仆和马车走去,在大殿站了半天,他早已饿的饥肠辘辘了。

    “老爷,鱼粱公来信,邀您去学院一趟,言说有要事相商!”坐进马车之后,一个老仆凑上来低声说。

    李斯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说:“先回府食用一些点心再说!”

    “是~”老仆答应一声,然后挥手让车夫驱车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这辆双驱的马车在十多个骑着高头大马、挎剑持戟的侍卫护送下出咸阳南门顺渭河而下,沿着一条凹凸不平的土路颠簸几里路之后进入一片绿树成荫的树林之中。

    安鱼粱早已等候多时,平日清心淡泊的心思竟然颇为混乱,看着马车到来,赶紧迎了上去。

    而十多个侍卫都迅速散开把整座学院监视的毫无死角。

    “李斯见过师兄!”李斯下车之后对着安鱼粱躬身行礼。

    “无需多礼,师弟快随我来!”鱼粱公平日虽然不喜李斯,但此时却显得有些激动,一把拉住李斯的胳膊往木楼里面走去。

    李斯贵为大秦丞相,位高权重,国内大小事务多如牛毛,每日都忙忙碌碌,加之两人理念不合,因此几乎两年没见过面了,安鱼粱如此亲热,弄的李斯瞬间有些发愣,被拉扯着进入一间房间。

    让他奇怪的是,炎炎夏日,房间里竟然还放置了一个碳炉,而且炉火正盛,上面还有一个陶壶,正扑扑啦啦的沸腾着,因此一走进房间,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浑身的汗水一下就冒了出来。

    “师兄这是为何?”李斯无奈的坐下之后一边用袖子扇着风一边不解的问。

    “师弟稍等!”

    安鱼粱把门关上之后这才一脸严肃的跪坐下,打开一个竹筒从里面抓出来一小撮黑黢黢的东西放进一个瓦罐之中,然后把火炉上烧开的沸水倒进去,随着一股热气腾空而起,房间越发闷热,但李斯却是身体一震,看着瓦罐惊奇的问:“师兄,刚才你放进去的是何物,怎会散发如此异香?”

    “稍待!”安鱼粱仍旧不回答,将瓦罐的盖子盖上,焖了两三分钟这才打开,顿时一股更加浓烈的香味充斥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