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做爰视频

爱下书小说网 > 帝国吃相 > 第1410章 一座雄关
    从狼孟县官员和百姓的口中了解,本来以前黑龙口还是一条繁华的水道,夏季汾河水大的时候,货船木排络绎不绝.

    但就在秦破赵之后不久,这黑龙口便开始出现许多恐怖诡异之事,经常有来往的船夫甚至沿河边商道赶路的商旅离奇死亡,甚至骡马牲畜等都会消失不见,而附近放牧的牧民和砍柴采药的乡民也时有失踪的案件,狼孟县衙和附近村镇也曾经组织兵卒和猎户进行过探查,但始终未曾查出真相。

    再后来,就陆续有人传出曾经目睹峡谷之中有黑色妖龙出没,吞噬过往行人和牛马牲畜甚至是野兽,十多年下来,不光黑龙口这条路很少有人敢走,就连鸟兽都绝迹了,听说都是被妖龙吞噬……

    在这个时代,这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故事。

    民间百姓愚昧,一旦遇到恐怖和不懂的事情就会尽量往鬼神妖怪身上扯。

    但要破除这种迷信一样的恐惧,就需要拿出真凭实据。

    陈旭作为仙家弟子兼当朝左相,名声早已冠盖华夏的每一寸土地,所经之处几乎到处都能看到香火鼎盛的太乙神庙,而且还有许多百姓家中,都供有太乙仙尊和清河侯的神位,早中晚三炷香祭拜祈求平安发财。

    因此今日陈旭亲自去黑龙口一探,并且动用仙家法器太乙神雷,确认黑龙口作孽的并非妖龙,而只不过是一群喜食鲜血的怪异蝙蝠之后,整个狼孟县的官员和民众一下便热闹激动起来。

    根据陈旭了解和亲眼所见,虽然还无法推算出黑龙口峡谷之中到底聚集了多少吸血蝙蝠,但看那黑压压如同一股黑色潮水弥漫整个峡谷的数量,上万只肯定是有的,而要将这么多蝙蝠一网打尽,必然要经过充足的准备。

    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陈旭启程继续去雁门关。

    临行前在路口再次叮嘱前来相送的狼孟县大小官员和商贾名流。

    “本侯最多两日便会从雁门返回,你们赶紧征调民夫,筹备大量狼粪松毛干柴油蜡,最好再掺杂一些能够生发毒烟之物,趁着白天在黑龙口两端堆积,数量越多越好,同时还要将两侧山崖上易燃之物清理掉,免得造成火势蔓延引发火灾,这蝙蝠一般都是傍晚昏暗之时才出动,眼下进入冬季之后更加不会轻易出来觅食,白天绝对非常安全,准备完之后无需等待本侯返回即可点燃进行熏杀,希望等本侯回来之时,看到的是蝙蝠的尸体,此事成功,本侯会上奏始皇帝为你等请功,同时也会将此事登载于大秦都市报上通传天下,让天下百姓知道通武侯的真正死因!”

    “多谢侯爷,我等一定不负您所望,两日之内定然将这些蝙蝠全部杀死干净!”狼孟县一众官员士绅都一起拱手行礼。

    “如此便好,诸位留步,本侯去也,驾~~”

    陈旭微微点头,磕蹬扬鞭,带着水轻柔和一众护卫沿着平坦的水泥大道穿黑虎关直奔雁门方向而去。

    “夫君,这世间难道真有吸血蝙蝠?”

    骏马并辔而行,带着斗笠蒙着轻纱的水轻柔仍旧还未从黑色妖龙只不过是一群蝙蝠的诡异情形中清醒过来。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蝙蝠虽然能够飞行,但却是世间最为特殊的一种动物,其与狼狐犬鼠类似,乃是胎生哺乳,但却又有一双肉翅能够飞翔,而且喜欢群居于山洞之中,习性昼伏夜出,相貌丑陋,所以人们对其不太了解而已,虽然寒冬时节蝙蝠不怎么出动,但其为了保证身体的温度不被冻死还是需要定期觅食,这些蝙蝠体型硕大獠牙尖利,兼且还有锋利的勾爪,加之数量巨大,在食物不足的情况下攻击人畜实乃平常之事,吸血蝙蝠自然是有的,天书中就记载有各种关于吸血蝙蝠的诡异故事,而且以西方诸国最多,传说有一种吸血蝙蝠拥有不死之身,可以化为人形,行走在黑暗之中,呼之曰吸血鬼……”

    一边赶路,陈旭也讲一些乱七八糟关于吸血蝙蝠的事情来消磨时间,十里距离瞬息而到,在距离黑虎关最近的服务区找到提前赶到的陈五等人之后,换乘马车继续往北。

    蝙蝠这种生物,在东西方都有着非常古老的传说。

    东方以蝙蝠为祥瑞之物,寓意长生和福运,自古就被认为其和神仙有联系,因此在各种古老玉器和青铜器等祭祀器具上,常见蝙蝠的形状,而在民间,蝙蝠的形象更加普遍,门窗、车马、壁画、瓦当、砖石上随处都能看到蝙蝠的图影,就连始皇帝的冕服上织绣的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等十二纹章中就有蝙蝠的形状,因此在东方,蝙蝠是瑞兽。

    但在西方,蝙蝠却一直都是厄运、血腥和黑暗的代名词。

    吸血鬼出现就是以吸血蝙蝠会带来令人恐惧的烈性传染病为蓝本出现的,最早的吸血鬼形象,起源于中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

    每到暮色之下,遍布死人的荒原上,漫天飞舞的都是蝙蝠。

    乌鸦食腐肉,蝙蝠吸血,这两种动物便便成为了西方人眼中的不祥之物,只有那些传播疾病的黑暗巫师才喜欢。

    虽然对于东方大秦来说,蝙蝠是一种瑞兽,但在陈旭看来,在交通繁忙的中原出现如此大一群蝙蝠却是一种极大的威胁,蝙蝠虽然算是一种益兽,能够捕食大量害虫,但其却也携带了大量能够致病甚至传染的病毒,比如狂犬病、埃博拉,以及曾经席卷华夏让陈旭记忆深刻的SARS等,如此大体量的群体聚集,在食物不够的情况下袭击过往的人畜野兽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于是昨晚陈旭便召集狼孟县大小官员和豪绅宿老等商议除掉这群蝙蝠的计策,最后商讨的结果便是用火烧烟熏。

    而随着这群盘踞黑龙口的蝙蝠被除掉,王贲的死因也终究会浮出水面,民间和朝堂对陈旭的猜疑之声也终将会慢慢消停下去。

    ……

    雁门关,作为如今北方长城最大的一座雄关,就修建在崇山峻岭之间,十余丈高的城墙如同一道闸门将曾经的中原和塞外分开。

    而作为华夏最为著名的雄关之一,关于雁门关的传说层出不穷,然而最著名的便是赵国的李牧将军陈兵雁门关,数次从这里出发将匈奴打的落花流水。

    “天下九塞,雁门居首,端的是一座雄关!”

    看着巍峨高耸的雁门关和两边山岭上绵延起伏的雁字型城墙,陈旭驻马观察,忍不住赞叹不已。

    眼下的雁门关并非青砖巨石铸就,而是夯土和泥石混建,外观看起来虽然有些破旧,但高耸的城楼和在寒风之中迎风猎猎飘扬翻卷的大秦龙旗,依旧看得陈旭心潮澎湃。

    此时正是申时前后,太阳西斜,明亮的光芒被高大的城楼遮挡,城楼上的旗帜和箭垛看起来有若剪影一般,寂寥中显的更加雄浑壮阔。

    “果然是一座雄关呢,比之咸阳城楼不遑多让!”水轻柔带着斗笠蒙着轻纱,策马静静的站在陈旭身边轻声感叹。

    “是啊,可见当初赵国的确是受到了匈奴极大的压力,若不是赵国足够凶悍,只怕匈奴对我中原的袭扰更甚!”陈旭点头,再次转头四周观看一番之后轻轻一夹马腹说,“走吧,靖边寺就在关外,前去观看祭拜一下李牧将军,晚上就在城关休息,明日一早返回!”

    如今匈奴已灭,昔日的边塞草原也已经成为了代国的领土,代王赢昆镇守北疆,不光带去了大量的中原工匠和先进的农耕畜牧经验,更带去了中原的各种先进文化,开朝建衙分封官吏,大量在中原混的不好的百家门徒和有雄心抱负的名士纷纷投奔前去做官为吏,开办学校推行法令教化匈奴各部族,加上匈奴骏马牛羊对于中原极大的互补性,皮货羊毛马匹便成为了代国最大的输出商品,每年为大秦提供数十万头的牲畜和上百万张的皮货以及堆积成山的羊毛,在这种良性的互补商业来往之中,不光代国的发展逐渐稳定走上正轨,雁门关作为昔日抵抗匈奴的铁闸雄关如今也成为了凉国和中原之间商旅来往交流的咽喉要道。

    因此眼下虽然已经接近日落时分,但大开的城门依然车马人流不断,各种服饰和各种口音的匈奴人、中原人、西域胡人甚至还有东南楚越之地的人都进进出出,彼此之间也和和气气相互行礼作揖,彬彬有礼看不出丝毫曾经互为仇敌的影子。

    “没想到竟然这般热闹!”

    夹杂在来往的商旅之中,陈旭一群人穿过城门,守门的兵卒手持长戈腰挎长刀不断的审视来往的人群,基本上对于相貌为中原人士的都视而不见,对于胡人和匈奴人则会仔细打量几眼,若是发现眼光躲闪之辈,立刻便会将其拦下仔细盘问。

    而所有的匈奴人和胡人似乎也已经熟悉了这种情形,毫不为忤的赶紧老老实实趴在城墙根下接受搜查和盘问,挨了拳头还要陪着笑脸连连道歉。

    看着陈旭这一群衣衫华丽气势不俗的人出来,守门的一个百将赶紧示意兵卒将进出的人群推开,为陈旭让出来一条通畅的道路。

    得人尊重,陈旭自然也微笑点头表示感谢。

    百将如同受到莫大的鼓励,竟然情不自禁的抱拳行礼。

    “百将,这位公子您认识?”等陈旭一群人出关,一个兵卒讨好的询问。

    “不认识,但必然是一位贵人,只怕关守来了也要以礼相待!”百将满脸疑惑的看着被一群侍卫围在中间的一男一女两个背影摇头。

    “百将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关守的身份放在咸阳只怕也无人敢藐视,江氏一门如今有谁敢得罪,当初搬倒武城侯,就是咱们关守的一份家书,这位公子虽然气度不凡,但要说身份,恐怕远不如咱们关守吧?除非他是清河侯……”

    城门处一阵寂静,然后说话的兵卒被百将一巴掌差点儿糊墙上去了,“你个瓜怂瞎咋呼甚子,清河侯听闻还在辽东,怎会无故跑到关外来,你等在此好好照看,某去去就来!”

    “是是,您就放心去吧,咱们天天守城门,也不过是当个雕像做个摆设罢了,几个月连个小贼都没遇到过……”

    百将匆匆而去,城门处几个兵卒一个个抱着长戈靠在城门处搓手跺脚聊天打屁,偶尔也会呵斥几声维持秩序,总归是一天又要混过去了。

    边关安稳如今日这般,几百年来从未有过,若说要感谢人,除开陛下的雄才伟略之外,另外就只有清河侯,是他发明了钢铁和马镫马鞍马刀等装备,彻底刚死了野蛮的匈奴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